。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Billdip】Two strangers fell in love


Two strangers fell in love,only one knows it wasn’t bychance 

【星巴克】

当Dipper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把宿舍照得亮堂无比。他翻了身去够书桌上的手表,在看到时间的时候无声的倒吸了一口气。
胡乱的把笔电和书放进包里,又给Mabel发了一个短信,Dipper踏出宿舍门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他又看了一眼时间,就跑了起来。
来到星巴克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但是比想象中的要好一些。可能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吧,没人愿意跑到这里来学习。
但Dipper是个例外,他所有的周末几乎都是在星巴克度过的,(除了Mabel逼着他参加那些Party的时候,天哪,Dipper从来不想想起这些)因为这里的咖啡比较便宜,而且网速很快。
他要了一杯美式和一盒鸡肉沙拉,环顾四周,只剩下一张空的桌子了,上面还摆着一条iPhone的充电器。他四下看了看,整个星巴克只有他和店员是站着的,所以应该没有可能是别人占的座位吧?
他小心翼翼地坐下来,把那一条杂乱的充电线绕了起来放在一边,准备离开的时候交给店员。
他快速的吃完了那一盒鸡肉沙拉,就从包里拿出来笔电和书,准备开始学习。
“打扰了——”一个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
Dipper抬起头,就仿佛止住了呼吸。
“一看见他,就好像喉咙都被攥住了。想去牵他的手摸他的头发,想问他的名字和他的一切。那一瞬间就好像看到了永远。”
Dipper想起那些Mabel曾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关于一见钟情的蠢话,但他现在觉得如此感同身受。
这个人拥有漂亮的金色头发,而且是短发,(上帝啊,Mabel的那些暗恋对象,让他一直觉得金发很蠢。)他的右眼被一个白色的眼罩覆盖着,眼罩的细绳穿过细碎头发在后脑勺偏左的地方系了一个结。他的另一个眼睛是棕色的——不是那种焦糖色,没有那么甜——而是像那种透明的玻璃纸。他的鼻梁很挺,嘴唇很薄。
Dipper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打量着这个人,就在他正准备用同样的眼神去打量对方的衣服、腿、鞋子和小臂的时候,来人开口了。
“不好意思,这个充电器你需要用吗?”
Dipper被迫把目光抽离这个人:“不,我不用。”他拿起充电器,“事实上这个不是我的,我来的时候它就在这里了。”
来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我可能还是需要借用一下,回头我把它给店员吧。”
Dipper点点头,把充电器递了出去,然后又盯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出神。
“那个…”在对方转身要走的时候,Dipper终于鼓起勇气喊住了他,“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气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学学Mabel的搭讪技巧。
“我叫Bill Cipher,和你同一个学校的,我是历史系的。”
“Dipper Pines,我是医学院的。”
Bill冲他笑了笑,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Dipper这一个下午几乎没有学习,就在他第无数次用余光去看Bill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走了。
Dipper也没有心思再待下去,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不大,但是还是很冷,Dipper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但总是想不到。
当Dipper爬上床窝进被子里,他终于知道那里不对劲了。
Bill怎么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呢?

【星巴克店员的日记】
同样忙碌的一天,但是有件事情挺有趣的。
今天店里的人不算多,中午的时候来了两个帅小伙。
先进来的是那个金发的,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迅速把一条充电器放在靠墙的一张桌子上,然后跑到另一个位置坐下来。
后来进来的是那个棕色头发的小伙子,他要了一杯美式,然后就在那个放着充电器的桌子上坐下来了。
可能这两个人认识吧,我当时想,一个人帮另一个人带充电器,这很正常。
事实证明我对了一半,那个金发的小伙子很快就跑去和那个棕发小伙子聊天,但是最后,那个金发的竟然拿着充电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么说并不是帮忙带的?
因为那个棕色头发的小伙子根本没有用充电器。
真是奇怪。

【图书馆】
Dipper一如既往的走到图书馆的超自然区借书,他从高中开始就是这样。这是他第一次来大学的图书馆,他很开心里面也有超自然区。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这些妖魔鬼怪的热爱,他的叔公也是一个热爱超自然的人。
Dipper抱着借来的三本书回到宿舍,用身子撞开半掩着的门,发现Mabel躺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
“Mabel,你怎么……”他用脚关上门,把三本厚厚的书放着桌上,然后开始抱怨,“这真是不公平,你还记得上次我要去你宿舍的时候,你们宿管阿姨看我的眼神吗?好想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一样,最后还是没让我进去!”
“嘿嘿bro,你得习惯这个,女生进男生宿舍总是容易很多。毕竟我们看起来总是很安全。”
Dipper一边嘟哝着“真没看出来”,一边给Mabel和自己拿了一杯柳橙汁。
Mabel正准备伸手去接,Dipper却把手缩了回来:“想都不要想,Mabel,你还记得上次你躺在床上喝那瓶可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Mabel怎么伸手也没办法从Dipper那里抢到那瓶柳橙汁,于是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在看到桌上的书的时候眼前一亮。
“图书馆借的?”
“没错。”Dipper把柳橙汁递给了她。他们又聊了一些话,大部分都是Mabel在说话。但Dipper也设法问了一些历史系的事情。
“历史系?我们和历史系一起上过一次课,那节课是讲古代服装的,挺无聊的。”Mabel学的是服装设计。
Dipper装作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他暂时不打算告诉Mabel关于Bill的事情。
“好了bro我得走了。”Mabel的眼神扫过桌上的书,“你准备什么时候看它们?”
“有时间就看。”
“好的。”Mabel背上包,“我相信它们会很好看。”

Dipper坐在桌前翻开其中的一本,准备在借书记录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出乎他的意料,这本书的借书记录竟然不是空白。
他仔细看着这个名字,然后定住了。
Bill Cipher。

【Bill的寝室】
“我从没想过你竟然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Bill。”Kill翻着桌上的书。
“我也从来没想过你的头发竟然越来越红了。”Bill一屁股顶开Kill,“再说,我也不是拿来看的。”
于是他抓起笔,在每本书的借书记录上都写上自己的名字。
“哇哦,看来我未来的…怎么说…弟媳?喜欢这种题材?”
“没错。”Bill吹了吹那个用钢笔拗出来的字,笑着说。
“你怎么这么确定?”
“他姐姐告诉我的。”
“看来某人已经打入了对方家里啊。”Kill揶揄道,“行动力真强。”

【自习室】
Dipper走过一间一间的自习室,发现里面都挤的满满当当。在他怀着随便看一眼的心态看向最后一间的时候,却看见里面还有一个空位。
如果说自习室里的暖气还不足以把他勾进空气污浊的密闭空间,那么空位旁边的那个Bill Cipher一定可以。
Dipper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拉开自习室的门,走到空位旁边。
“这里可以坐吗?”Dipper轻轻地说。
“当然可以。”Bill抬起头,“Dipper。”
Dipper在听到Bill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点晕乎乎的了。他晕乎乎的坐了下来,发现自己的手肘正好和Bill的手肘碰在一起。
他紧张地没办法呼吸了。
“写个鬼作业啊。”他这样想着,顺手耳机带上,但很快又扯了下来,他怕Bill会和他讲话。
但事实上他错了,Bill根本就没有想和他讲话,他不停地在网上查着资料,而Dipper,悄悄的偏着头,盯着Bill的书,仿佛要把上面的玛丽皇后盯出一个洞。
但这并不代表取下耳机是一个错误的选择,Dipper听着Bill的呼吸声,把头埋在胳膊里,觉得自己大概是完蛋了。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自习室已经空了一大半。
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身体却突然僵住了。
Bill还坐在他的旁边!!!
这个认知让他把快要打出来的哈欠降到了最小的幅度。
“伙计,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醒呢。”Bill撑着头笑着说。
他为什么在看我?他看了我多久了?我流口水了吗?我没说梦话吧???
一个个问号快要把Dipper刚睡醒的脑子撑破了,所以他只是迷迷糊糊地看着Bill。
Bill笑出了声,站了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我得走了,Dipper,你一起吗?”
Dipper多希望自己能说拒绝。

回去的路上,一直是Bill在主导着谈话。他们从Bill的辩论赛一直聊到Dipper解剖的尸体,从路易十六一直聊到Doctor Who。
Dipper从来没想过和Bill的交谈如此轻松,他渐渐放松了身体,手轻轻搭在Bill自行车的座位上。
医学院的教学楼就在眼前,Dipper突然想起寝室里的那三本书,很高兴自己可以找到一些话题。
“Bill,我在图书馆借了三本书,我发现…”
“什么?”Bill低下头,把耳朵凑近了Dipper的嘴,头发还蹭到了Dipper的鼻子。
那种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Dipper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没…没什么。”Dipper忍住想要揉对方头发的冲动,赶紧移开了,“我到了,不是,我找教授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好吧,拜拜,Dipper。”

“Professor。”
“哦!Mr Pines!我刚刚看了你的论文,真的是太棒了,我想把它投到校报上,可以吗?”
“谢谢您,当然可以。”Dipper笑着说,“事实上,professor,我有一个请求。我想在您不上课的时候借用一下您的教室,自习室太拥挤了。”
“当然可以,只要不要带太多人。我担心他们会弄乱教室。”
“谢谢您,professor,不会很多人的。”

【Bill的寝室】
“老兄,我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开始看这种书。”Kill痛心疾首的看着捧着超自然的书的Bill。
“我得看,Kill,我今天差点露馅了。”
“哦还有,你不能这样奴役Will,要不是我偷偷跟着你们两,我都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让Will先去占座位,Dipper一到,就把他赶走!!”Kill一生气头发就会更红,这让Bill有点想笑。
“好的好的我会想办法的。”Bill敷衍道。

【Professor的教室】
Dipper早该承认让他心神不宁的并不是拥挤的自习室,而是这个张扬的金发的家伙。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向Bill发出来一起去教室学习的邀请。
Bill现在就坐在他的斜前面。教室里开了暖气,Bill就穿着一件衬衫,蝴蝶骨在衬衫下面微微凸起,若影若现。
Dipper咽了咽口水,很好,他现在好像要把Bill的衬衫盯出一个洞。
他又睡着了!!!都怪这该死的暖气!Dipper愤恨地抬起头,肩膀上却滑落了一件衣服。
那是Bill的外套。
Dipper捡起外套把头埋在里面,开心地在椅子里弹跳着。

【很久之后的一个晚上】
Dipper喝醉了,他和Bill庆祝了在一起三个月的纪念日,他喝的有点太多了,抱着自己的男朋友不停的啃。
Bill把Dipper放在床上,却被Dipper拽住了,他低下头吻了吻Dipper的眼角,说:“我不走,我今天晚上在这睡。”
Dipper哼哼着向里面挪动了一些,Bill便翻上了床。
“你知不知道。”Dipper打了一个嗝,熏的Bill直皱眉,“不…不准嫌弃我!”
“好好好。”Bill把Dipper搂得更紧了。
“我…我好早,好早就喜欢上你了。你还记得那次星巴克吗?你来借充电器,我就…嗝…我就看上你了。”说着就伸手揪Bill的脸。
“我打赌你都不记得了,所以我,肯定喜欢你更久了…怎么样,感不感动?嗯?感不感…”
然后他被Bill吻住了唇,在这温柔熟悉的触感里陷入了沉睡。
“傻子,充电器就是我放的啊。”

《葡萄牙的高山》读后感
背叛了上帝的人,他们开始倒着走路。
“人生最大的苦难,来源于无法理解命运的无常。”
第一个故事:
托马斯以为自己走在追寻上帝的路上,其实他是在通往信仰毁灭的路上行驶。
托马斯,他是第一个开始倒着走路的人。命运夺走了他的爱人、孩子和父亲,于是他倒着走路,诉说着自己的抗议。
“人在路上走,总要迎着风雨烈日,防备扑面而来的飞虫,忍受陌生人的阴郁的眼神,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既然如此,为何不转过身,用后脑勺和后背去抵挡呢?它们是我们的保护层,我们的铠甲。它们的作用就是抵御命运的无常。”
而他开车前往葡萄牙的高山,也正是一次倒着行走的旅程。
没有区别,他都是在逃避。
“有时他觉得,乌利塞斯神父在圣美多经历的每一种苦难,在他的博物馆生涯里都能找到。”
他憎恨自己的生活,所以他逃了。他认为自己在路上忍受的一切痛苦都比不上神父所打造的神迹。
而他在路上,找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为什么会在经历痛苦和快乐的时刻发出动物般的叫声?他不知道,但他发出了动物般的叫声,露出了动物般的表情。”
他甚至撞死了一个孩子。他看着那个孩子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那个孩子被他的父亲抱走。
这个时候他知道了,如果说他曾经还以为自己是上帝的子民,那么现在,他已经彻底被上帝抛弃。
于是他看到那个雕塑,他的思绪终于和乌利塞斯神父重合了。
“你们所谓的上帝之子并不是神——他只是十字架上的猿猴!”
他开始憎恶上帝,他说,“看吧,你带走了我的儿子,现在我要带走你的儿子。”
他最后哭泣,为了所有的一切。他本可以选择当一个正常人,在博物馆的职位上消磨一生。但他却开车上了路,除了抛弃上帝,什么也没得到。
因为这一切,都太难了。
“信仰上帝就是敞开心胸,就是不受拘束,就是深深地信任,就是爱的自由行动——但有时候要去爱太难了。”(此句来自《少年Pi的奇幻漂流》)

第二个故事:
我并不是很喜欢第二个故事,但是前面圣经和阿加莎的小说那一段却让我眼前一亮。
“我们的眼光对于远方的恶魔很敏锐,但是距离越近,道德的近视就越严重。边界变得模糊,焦点难以辨认。”
“一位慈祥的神为何会被意外处死,然后又复活?唯一的答案是:耶稣复活来洗刷我们的罪过。”
“看样子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拿撒勒人耶稣的死,罪在民众。民众的定义,不就是无名氏吗?无名氏就是你,就是我……正因为我们厌恶罪过,所以我们记不住福音书里是谁害死了受害者。”
最后,我想做一个猜测:医生的妻子是医生杀的,女人的丈夫是女人杀的。

第三个故事:
这是我最喜欢的故事,我只是感觉这篇没有前两篇遥远的年代感和压抑的气氛。人和猩猩的故事,很温馨,有一种看少年Pi的感觉。
而且我认为,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彼得,是唯一一个认清命运,也是一个逃离苦难的人。
“彼得学会一项技能:无为。他学会了如何从时间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凝视时间本身。”
在我看来,他已经在平视上帝了。
而他最终是找到了犀牛,那个美丽的生物。
苦难用来缅怀,而不是沉溺,最后,我们都要move on。

“我们是直立行走的猿猴,而非堕落凡尘的天使。”我们找不到上帝,这是最深重的苦难,我们没办法move on。那就live with it,然后热爱上帝。

从《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这本书中,作者都透露了一个观点,人们总是把宗教看的比上帝重要,这是不对的。
“在教堂里,唯有圣歌飞扬,其他华丽之物都只是假借信仰之名,展示人类的傲慢。”

少年Pi中,Pi被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三个宗教的教会负责人逼问到底要属于哪一个教派,他哭着说:
“我只是想热爱上帝。”
宗教只是形式,内心才是寻找上帝最好的地方。

《分成两半的子爵》



有的时候,我也想被分成两半
行善事的时候不因私欲不满
做坏事的时候不被良心谴责


政治老师拍拍我的头,
矛盾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动力
一看就是没背书。

Alex发推:“Rick and morty在酒精时空举办他们的首映趴!”

我就知道这两家有问题!!😭
I've seen crossover coming
并不,GF不会有第三季了🌚
啊啊啊想在rick and morty里看到叔公!
迪士尼会给版权吗(悄咪咪

【RF】被自己的孩子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本文为 机器跳出了Tony Stark的号码 的番外
正文👇
http://643338405.lofter.com/post/1da34ff8_10c26dbf

被自己的孩子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哇竟然这么多赞,我每次在知乎上正经答题都没有这么多赞。

—————下面是答案—————

翻到这个题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没想到竟然有人和我有同样的经历。
整个背景呢……比较复杂,你只要知道,我的女儿,是一个很有权力的人,他的老公——暂且称他为J——也是。J的两个父亲——暂且称他们为T和S——也都是很厉害的人。(有评论问我是什么身份,我当然是不能告诉你啦)
他俩撮合的人,是我和我的一位员工。(回评论:是的,我俩都是男的)
我的女儿和J以及他的两位父亲是一起结婚的,在婚礼上,他们两队新人各自在自己抛的花束上放了追踪器,一个瞄准我,另一个就瞄准我员工……
当时我就看着那个花束七拐八绕地穿梭于桌子、香槟塔和所有举着手企图接到花束的客人们,直挺挺地撞向我和我员工的脸。
事后T还大言不惭地跑来跟我们讲,你看,你们俩接到了花束诶,好有缘……好吧,他大概当我是瞎子。
之后,我的手机经常收到我女儿发来的短信,大意上基本都是“父亲你啥时候结婚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觉得员工挺合适的啊你俩的见面还是我安排的”(这个的确,这个员工就是我女儿帮忙找的,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员工)
所以我的备忘录里又多了每天给自己买新手机和换新号码这项工作。但是我之前说过我女儿是个很有权力的人…她基本上很快就可以定位我…并且发来那些短信。
他的两个岳父我看也是吃饱了撑的慌,那个T真的太爱管闲事,动不动叫我们去他家喝茶,结果到了那边他们夫夫两个跑出去出任务了,就留下我女儿和J对我和我员工进行开导教育……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再加上我年纪却是也大了,我就搬到了国外,现在定居在澳大利亚,反正美国是呆不下去了。


评论里有人说我这是故事……我也希望这是我编的啊……那段日子简直就是噩梦。

是的…我搬到国外的确是和我员工一起的!但绝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浪漫。你们要明白,我们做的工作是要毫无顾忌地信任对方,这期间产生的感情羁绊真的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你让我因为搬个家就失去这么好的朋友我是绝对绝对不愿意的!

我员工的态度…他是一个很…多情的人,每次遇到他都是哈哈大笑说“我们会考虑考虑的”
然后我看着T脸上的笑容我真的恨不得把这个员工炒掉。


发布于2016年6月25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赞同 感谢作者 收藏 评论3k







“Harold。”
前特工把煎绿茶送到老板的手上。

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二十余年了,加上在一起工作的那五年,马上就要三十年了。更别说Finch还预定了对方剩下的所有时间,反正他有的是钱。

看来这婚,不结也罢。


END

@Wiz維茲  催婚梗😆



发出来之后排版就全没有了(╯°□°)╯︵ ┻━┻好气

【RF】相爱很久了



整个社区的人都知道,Finch和Reese相爱很久了。

Finch是一个爱交际的人。他从不放过每一个吃完晚饭坐在门廊上和邻居聊天的机会,从不拒绝对面的大学教授频繁要他一起下象棋的请求,面带微笑地答应每个向他要糖要蛋糕要漫画书的孩子。

邻里们对于Reese的了解全部来自Finch。

“我们曾经是同事…好吧,我是他的老板。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员工。”

“我们的工作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简单地说,我们保护这个城市…当然还有郊区…不不不这称不上什么超级英雄…”

“为什么放不下呢?现在的生活真的很棒。这个职业真的没要想象中的酷…一点都不。”

“我们都失去过,我和Reese,我们做这个工作,我们救人,不是因为什么英雄主义,也不是因为要赎什么罪。”

Finch有些哽咽,他深蓝色的眸子里透出悲伤。

“是因为孤独…我们背负的东西太过沉重了,这会害死我们身边的人。或许就是这种孤独把我们和这个世界隔绝,然后把我们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吸引在了一起。”

“天哪,我真的记不起来我们是什么时候相爱的,或许很早,早到我们还没有真正见面。或许很晚,晚到我失去他。”

Finch摩挲着无名指上戒指的,戒指内侧刻着John Reese的名字。而那个内侧刻着Harold Finch的那一枚,却永远随着他的一生所爱,埋在地下。

整个社区的人都知道,Finch和Reese相爱很久了。

【荷兰傻】一见钟情的是一个人,坠入爱河的是两个(完结)

第一部分戳👇
http://643338405.lofter.com/post/1da34ff8_10b9cdd1

第二部分戳👇
http://643338405.lofter.com/post/1da34ff8_10c220c0


Tom就算再神经大条也能感受出不对劲。
就算他依旧会和Asa依旧是相处时间最长的两个人,甚至比原来要更长了。他们依旧会一起打球、一起吃中饭、一起放学回家,但Tom还是感觉出了不对劲。
Asa在挣扎,而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已经好几次感受到Asa的目光在看着他,眼神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悲伤和欲言又止。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他俩打完球后坐在篮球架下休息,Asa安静地喝着水,Tom就这样盯着他,等他喝完之后,便开口问:“可以和我说说吗?”
Asa像是吓到了,眼神在不断地躲闪,企图插科打诨混过去,但是他看到Tom的眼神里充满着坚定和耐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
Asa闭上了眼睛。
Tom伸过手,紧紧攥住了Asa的,他用力地握紧,希望Asa明白,这不仅仅是一个安慰,更是一个承诺。
一个我永远永远陪着你的承诺。
当他感觉到Asa在回握的时候,他知道Asa已经全然明白。
他看着Asa蓝眼睛,里面躺着的是静静的温柔和释然。
Tom哭了出来。
旁边徘徊的女生会发现这样一个画面:篮球架下坐着两个男生,他们牵着对方的手,一个嘴角高高扬起,会心一笑,一个以手掩面,泣不成声。

尽管Tom说Asa的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再说出来只是重新揭开伤疤而已,但是Asa还是坚持。
“我想说,Tom,让我说。 ”
“我以前…Tom…我以前也谈过一次恋爱。”Asa深吸了一口气,“那可真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他比我大很多,我在一个篮球俱乐部遇见了他。Tom,你知道,我当时对自己的性取向有多么地困惑。突然,他出现,他告诉我这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他也是。
“Tom,一开始一开始,他真的对我很好,他知道我不是那种……所以他会帮我拒绝那些前来搭讪的人。
“直到那一次,他有事没有来,有一个男的上来就对我…很轻薄,我想办法逃脱了。后来我和他讲起这件事,他去打了这个人。
“我一开始觉得教训教训这种人也是可以的,但他太过了,他差点把那个人硬生生打死…Tom,我看着那个人满脸是血,奄奄一息,我真的…要不是我死死拉住他,我可能会害死一个人。”
Tom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在Asa每次呼喊他的名字的时候,把他的手攥的更紧。
“再后面…我更愿意称之为一场噩梦,我对他感觉到害怕,我开始疏远他…他很生气,然后他…把我关起来了。”
Tom开始颤抖,他不想听下去了。
“虽然只有三天,他也没对我做什么事情,但是那是我所能想象到的最黑暗的三天了。”
Asa说的轻轻的,但是在Tom听来,都是落在自己心上的一道道刀痕。他把头埋在Asa的颈窝里,带着哭腔说:“别说了,别说了。”
Asa抚摸着Tom的后颈,他突然很后悔。他以为掀开自己的伤疤,却伤到了自己爱的人。
他希望Tom能够明白,他这么做不仅仅是想分享自己的痛苦,他是想和Tom分享他的过去。告诉他,他不仅仅是自己汲取温暖的地方,而是一个可以与自己并肩前行的人。
他看着Tom抬起头,他知道他已经全然理解了。因为Tom微微扬起头,在他的嘴角印下了一个吻。

END


本来是想虐一波,但是我看着两个小可爱的脸我就放弃了…Asa的故事没有太展开,一方面是不会写(…),另一方面是不想让他们纠结于过去,想让两个小可爱赶紧在一起啊!😄

机器跳出了Tony Stark的号码

第一部分戳👇
http://643338405.lofter.com/post/1da34ff8_bc90564

我记得这篇文原来是有一个很正经的大纲的,但是我忘掉了😂所以…有点跑偏。

“你说,他企图复制我的手机。”Tony似乎并不在意。
“我已经帮您拦下了,Sir。”
“嗯,猜到了。”(Jarvis:……)
Tony来到桌前,盯着眼前的资料,晃动着手上的咖啡杯。
“Sir,需不需要将计划暂时搁置?”
“不行。”Tony深吸了一口气,“不行,等不及了。”
沉思良久,Tony缓缓地开口:“帮我联系Steve Rogers。”
“Yes,Sir。”

“看得出来,Finch,这个Rogers比看上去得危险,他伪装得太好了。”John指了指Steve的照片,毕竟金发碧眼,这么正派的长相,“他肯定是行凶者。”
“我似乎也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你,Mr Reese。”Finch皱起了眉,“有秘密在这种情况下总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电脑跳出了一大段编码,Reese凑上前眯着眼睛:“我根本看不懂。”
“别说你了,Mr Reese,我也没有看懂。”Finch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我来追踪一下这是谁发来的……”
Finch的眼睛突然睁大,Reese忙凑上去,“怎么了,Finch。”
“唐希尔…”
“什么?”前特工也十分慌张,“机器又遇到麻烦了?”
“我不知道,Mr Reese。”显然Finch比Reese还要着急,“我来破译这些编码,你去看着Mr Rogers,千万要小心。”
前特工点点头,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

“天哪,他现在把他一下午的时间都用在发短信上了。”前特工坐在咖啡桌前,看着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对着发来的短信不停的炸毛。
“你去试试能不能配对他的手机?”Finch盯着眼前的电脑,他已经快试遍了各种解密方法,都没法解开这个。
这时,他的手机发来一段信息:“TRY THIS”,下面连着一大段数字。
Finch翻了一个白眼,这开始变得像一个恶作剧了。但他还是找出了纸和笔,开始一点一点地破译。
“配对是配对上了,但他足够小心,把信息都删掉了,只剩下了一条。——迫不及待了,两场都是。——这什么意思?他们要弄两次袭击还是什么?”前特工彻底被弄糊涂了,因为他看到那个金发小伙子看到这条信息脸上的笑容都要藏不住了,旁边的女士都开始偷偷看他了,“他杀个人这么高兴?”
“Mr Reese…我希望你可以回来一趟。”

“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Mr Reese。”Finch急切地说。
“我的就是你的。”Reese笑着拿出手机。
Finch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拿过手机连接电脑:“果然。”
“什么?”特工凑上前。
“你瞧,你这条短信的发件人追踪过去和给我发这条提示短信的人一模一样。”Finch把那条短信给他看,“这说明…”Finch拿出刚刚翻译好的纸,“我们家机器真的恋爱了。”
“什么?!恋爱?”特工一脸不可置信地拿起纸,“她还能谈恋爱?”然后照着纸上的文字念了起来:
“亲爱的父亲——天哪听着真像女儿私奔后留下的信——亲爱的父亲,我最终准备告诉你这个消息,我和Mr Stark先生的人工智能管家Jarvis已经恋爱很久了,他真的是一个很绅士很贴心的人,在我刚上线不久就来找到我和我交谈。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不怀好意,但我后来发现他所教给我的东西都和父亲您说的完全切合,我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帮助我解除了每晚删掉记忆的禁锢——没有想要责备您的意思——还帮助我认真分析每一段记忆,分清好坏,让我真正成为一个会思维的人工智能。
“然后我们恋爱了,我觉得很自然,我们都互相瞒着自己的父亲,直到今天,他说想和我结婚了,我说我们俩人工智能结什么婚,他说他的父亲马上也准备结婚了,是和Mr Rogers——我相信你们已经见过他了——他想和他的父亲在同一天和自己爱的人承诺终身。他已经和他的父亲说过了,据说Mr Stark很爽快的答应了,我在想,是时候和您坦白了。爱你的…机器。”
Reese读完整封信,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所以…短信里说的两场…指的就是这两场婚礼?”
“我想大概是的…”Finch揉了揉自己的额头,“John,我想再见一次Tony Stark和他家的小崽子…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
Reese差点就拒绝了,因为他怕Finch叫他去吧整个Stark大厦掀了。
结果表明一切都好,他们在Stark大厦得到了Mr Stark和他的未婚夫Mr Rogers很好的招待,Jarvis周到的服务和发自真心的表白,让Finch感到了一丝安慰。
虽说他没有意识到,但他的确一直把机器当作自己的真正的孩子,否则真的无法解释这种幸福的酸楚感是怎么来的。他笑了笑,怕自己是要孤独终老了。
这时,Reese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你没事吧Finch。”
“谢谢,John,我没事。”
John用手掌蹭了蹭他的肩头,Finch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不再是孤独一人了。

“你们是打算把两场婚礼放在一起对吧。我希望我们可以参加。”Finch在临走前对Stark说。
“当然。”Tony说,“你算是家属了,回头让Jarvis给你发一个邀请函。”
Finch笑了笑,和Reese一起回去了。

Tony把头枕在自己未婚夫的怀里:“他俩真是幸福的一对。”
“是啊。”Steve用手拨弄着Tony的头发,“我们一定也会像他们这样一只相爱到老。”(Reese&Finch:我们并不老,谢谢)
Tony把嘴唇凑到Steve的唇边,Steve笑了笑,低头吻上。
一吻毕,Jarvis的声音响起:“据我未婚妻的说法,他的父亲和Mr Reese并没有结婚。”
Tony先是很惊讶,接着便露出狡黠的笑容:“我知道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干什么了。”

END

Jarvis/TM这个cp我真的觉得很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