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Billdip】Two strangers fell in love


Two strangers fell in love,only one knows it wasn’t bychance 

【星巴克】

当Dipper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把宿舍照得亮堂无比。他翻了身去够书桌上的手表,在看到时间的时候无声的倒吸了一口气。
胡乱的把笔电和书放进包里,又给Mabel发了一个短信,Dipper踏出宿舍门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他又看了一眼时间,就跑了起来。
来到星巴克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但是比想象中的要好一些。可能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吧,没人愿意跑到这里来学习。
但Dipper是个例外,他所有的周末几乎都是在星巴克度过的,(除了Mabel逼着他参加那些Party的时候,天哪,Dipper从来不想想起这些)因为这里的咖啡比较便宜,而且网速很快。
他要了一杯美式和一盒鸡肉沙拉,环顾四周,只剩下一张空的桌子了,上面还摆着一条iPhone的充电器。他四下看了看,整个星巴克只有他和店员是站着的,所以应该没有可能是别人占的座位吧?
他小心翼翼地坐下来,把那一条杂乱的充电线绕了起来放在一边,准备离开的时候交给店员。
他快速的吃完了那一盒鸡肉沙拉,就从包里拿出来笔电和书,准备开始学习。
“打扰了——”一个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
Dipper抬起头,就仿佛止住了呼吸。
“一看见他,就好像喉咙都被攥住了。想去牵他的手摸他的头发,想问他的名字和他的一切。那一瞬间就好像看到了永远。”
Dipper想起那些Mabel曾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关于一见钟情的蠢话,但他现在觉得如此感同身受。
这个人拥有漂亮的金色头发,而且是短发,(上帝啊,Mabel的那些暗恋对象,让他一直觉得金发很蠢。)他的右眼被一个白色的眼罩覆盖着,眼罩的细绳穿过细碎头发在后脑勺偏左的地方系了一个结。他的另一个眼睛是棕色的——不是那种焦糖色,没有那么甜——而是像那种透明的玻璃纸。他的鼻梁很挺,嘴唇很薄。
Dipper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打量着这个人,就在他正准备用同样的眼神去打量对方的衣服、腿、鞋子和小臂的时候,来人开口了。
“不好意思,这个充电器你需要用吗?”
Dipper被迫把目光抽离这个人:“不,我不用。”他拿起充电器,“事实上这个不是我的,我来的时候它就在这里了。”
来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我可能还是需要借用一下,回头我把它给店员吧。”
Dipper点点头,把充电器递了出去,然后又盯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出神。
“那个…”在对方转身要走的时候,Dipper终于鼓起勇气喊住了他,“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气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学学Mabel的搭讪技巧。
“我叫Bill Cipher,和你同一个学校的,我是历史系的。”
“Dipper Pines,我是医学院的。”
Bill冲他笑了笑,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Dipper这一个下午几乎没有学习,就在他第无数次用余光去看Bill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走了。
Dipper也没有心思再待下去,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不大,但是还是很冷,Dipper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但总是想不到。
当Dipper爬上床窝进被子里,他终于知道那里不对劲了。
Bill怎么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呢?

【星巴克店员的日记】
同样忙碌的一天,但是有件事情挺有趣的。
今天店里的人不算多,中午的时候来了两个帅小伙。
先进来的是那个金发的,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迅速把一条充电器放在靠墙的一张桌子上,然后跑到另一个位置坐下来。
后来进来的是那个棕色头发的小伙子,他要了一杯美式,然后就在那个放着充电器的桌子上坐下来了。
可能这两个人认识吧,我当时想,一个人帮另一个人带充电器,这很正常。
事实证明我对了一半,那个金发的小伙子很快就跑去和那个棕发小伙子聊天,但是最后,那个金发的竟然拿着充电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么说并不是帮忙带的?
因为那个棕色头发的小伙子根本没有用充电器。
真是奇怪。

【图书馆】
Dipper一如既往的走到图书馆的超自然区借书,他从高中开始就是这样。这是他第一次来大学的图书馆,他很开心里面也有超自然区。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这些妖魔鬼怪的热爱,他的叔公也是一个热爱超自然的人。
Dipper抱着借来的三本书回到宿舍,用身子撞开半掩着的门,发现Mabel躺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
“Mabel,你怎么……”他用脚关上门,把三本厚厚的书放着桌上,然后开始抱怨,“这真是不公平,你还记得上次我要去你宿舍的时候,你们宿管阿姨看我的眼神吗?好想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一样,最后还是没让我进去!”
“嘿嘿bro,你得习惯这个,女生进男生宿舍总是容易很多。毕竟我们看起来总是很安全。”
Dipper一边嘟哝着“真没看出来”,一边给Mabel和自己拿了一杯柳橙汁。
Mabel正准备伸手去接,Dipper却把手缩了回来:“想都不要想,Mabel,你还记得上次你躺在床上喝那瓶可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Mabel怎么伸手也没办法从Dipper那里抢到那瓶柳橙汁,于是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在看到桌上的书的时候眼前一亮。
“图书馆借的?”
“没错。”Dipper把柳橙汁递给了她。他们又聊了一些话,大部分都是Mabel在说话。但Dipper也设法问了一些历史系的事情。
“历史系?我们和历史系一起上过一次课,那节课是讲古代服装的,挺无聊的。”Mabel学的是服装设计。
Dipper装作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他暂时不打算告诉Mabel关于Bill的事情。
“好了bro我得走了。”Mabel的眼神扫过桌上的书,“你准备什么时候看它们?”
“有时间就看。”
“好的。”Mabel背上包,“我相信它们会很好看。”

Dipper坐在桌前翻开其中的一本,准备在借书记录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出乎他的意料,这本书的借书记录竟然不是空白。
他仔细看着这个名字,然后定住了。
Bill Cipher。

【Bill的寝室】
“我从没想过你竟然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Bill。”Kill翻着桌上的书。
“我也从来没想过你的头发竟然越来越红了。”Bill一屁股顶开Kill,“再说,我也不是拿来看的。”
于是他抓起笔,在每本书的借书记录上都写上自己的名字。
“哇哦,看来我未来的…怎么说…弟媳?喜欢这种题材?”
“没错。”Bill吹了吹那个用钢笔拗出来的字,笑着说。
“你怎么这么确定?”
“他姐姐告诉我的。”
“看来某人已经打入了对方家里啊。”Kill揶揄道,“行动力真强。”

【自习室】
Dipper走过一间一间的自习室,发现里面都挤的满满当当。在他怀着随便看一眼的心态看向最后一间的时候,却看见里面还有一个空位。
如果说自习室里的暖气还不足以把他勾进空气污浊的密闭空间,那么空位旁边的那个Bill Cipher一定可以。
Dipper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拉开自习室的门,走到空位旁边。
“这里可以坐吗?”Dipper轻轻地说。
“当然可以。”Bill抬起头,“Dipper。”
Dipper在听到Bill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点晕乎乎的了。他晕乎乎的坐了下来,发现自己的手肘正好和Bill的手肘碰在一起。
他紧张地没办法呼吸了。
“写个鬼作业啊。”他这样想着,顺手耳机带上,但很快又扯了下来,他怕Bill会和他讲话。
但事实上他错了,Bill根本就没有想和他讲话,他不停地在网上查着资料,而Dipper,悄悄的偏着头,盯着Bill的书,仿佛要把上面的玛丽皇后盯出一个洞。
但这并不代表取下耳机是一个错误的选择,Dipper听着Bill的呼吸声,把头埋在胳膊里,觉得自己大概是完蛋了。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自习室已经空了一大半。
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身体却突然僵住了。
Bill还坐在他的旁边!!!
这个认知让他把快要打出来的哈欠降到了最小的幅度。
“伙计,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醒呢。”Bill撑着头笑着说。
他为什么在看我?他看了我多久了?我流口水了吗?我没说梦话吧???
一个个问号快要把Dipper刚睡醒的脑子撑破了,所以他只是迷迷糊糊地看着Bill。
Bill笑出了声,站了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我得走了,Dipper,你一起吗?”
Dipper多希望自己能说拒绝。

回去的路上,一直是Bill在主导着谈话。他们从Bill的辩论赛一直聊到Dipper解剖的尸体,从路易十六一直聊到Doctor Who。
Dipper从来没想过和Bill的交谈如此轻松,他渐渐放松了身体,手轻轻搭在Bill自行车的座位上。
医学院的教学楼就在眼前,Dipper突然想起寝室里的那三本书,很高兴自己可以找到一些话题。
“Bill,我在图书馆借了三本书,我发现…”
“什么?”Bill低下头,把耳朵凑近了Dipper的嘴,头发还蹭到了Dipper的鼻子。
那种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Dipper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没…没什么。”Dipper忍住想要揉对方头发的冲动,赶紧移开了,“我到了,不是,我找教授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好吧,拜拜,Dipper。”

“Professor。”
“哦!Mr Pines!我刚刚看了你的论文,真的是太棒了,我想把它投到校报上,可以吗?”
“谢谢您,当然可以。”Dipper笑着说,“事实上,professor,我有一个请求。我想在您不上课的时候借用一下您的教室,自习室太拥挤了。”
“当然可以,只要不要带太多人。我担心他们会弄乱教室。”
“谢谢您,professor,不会很多人的。”

【Bill的寝室】
“老兄,我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开始看这种书。”Kill痛心疾首的看着捧着超自然的书的Bill。
“我得看,Kill,我今天差点露馅了。”
“哦还有,你不能这样奴役Will,要不是我偷偷跟着你们两,我都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让Will先去占座位,Dipper一到,就把他赶走!!”Kill一生气头发就会更红,这让Bill有点想笑。
“好的好的我会想办法的。”Bill敷衍道。

【Professor的教室】
Dipper早该承认让他心神不宁的并不是拥挤的自习室,而是这个张扬的金发的家伙。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向Bill发出来一起去教室学习的邀请。
Bill现在就坐在他的斜前面。教室里开了暖气,Bill就穿着一件衬衫,蝴蝶骨在衬衫下面微微凸起,若影若现。
Dipper咽了咽口水,很好,他现在好像要把Bill的衬衫盯出一个洞。
他又睡着了!!!都怪这该死的暖气!Dipper愤恨地抬起头,肩膀上却滑落了一件衣服。
那是Bill的外套。
Dipper捡起外套把头埋在里面,开心地在椅子里弹跳着。

【很久之后的一个晚上】
Dipper喝醉了,他和Bill庆祝了在一起三个月的纪念日,他喝的有点太多了,抱着自己的男朋友不停的啃。
Bill把Dipper放在床上,却被Dipper拽住了,他低下头吻了吻Dipper的眼角,说:“我不走,我今天晚上在这睡。”
Dipper哼哼着向里面挪动了一些,Bill便翻上了床。
“你知不知道。”Dipper打了一个嗝,熏的Bill直皱眉,“不…不准嫌弃我!”
“好好好。”Bill把Dipper搂得更紧了。
“我…我好早,好早就喜欢上你了。你还记得那次星巴克吗?你来借充电器,我就…嗝…我就看上你了。”说着就伸手揪Bill的脸。
“我打赌你都不记得了,所以我,肯定喜欢你更久了…怎么样,感不感动?嗯?感不感…”
然后他被Bill吻住了唇,在这温柔熟悉的触感里陷入了沉睡。
“傻子,充电器就是我放的啊。”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