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RF】低烧

低烧
一月,纽约的冬天很冷。
Harold将手放在嘴边轻轻呵了口气,呵出的水汽在空中飘散了一会,但最后还是消失了。
他买了杯煎绿茶,犹豫了一会,又辗转回到图书馆。
再回去时,John已经开始分析号码了。
“早上好,Mr Reese。”
John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在看到他的着装时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么冷的天,Finch,你连大衣都不穿吗?”
Harold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单薄的西装,笑了笑:“没事的,Mr Reese,毕竟出外勤的是你。”
John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我可不想在外面对付黑帮的时候还担心着自家老板的身体。”
John说完自己也察觉到了这句话中暧昧的成分,虽然经常调戏老板,但也许是空调温热的微醺,让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John咳嗽了一声:“我去处理号码了。”随即大步跨出了图书馆。
而Harold,独自一人坐在电脑旁,装作镇静地敲打着键盘,耳廓却渐渐红了起来。
到现在,他连一个手机号码都没查到。
Shoot!Harold暗骂了一声,简直比Bear带给他的影响还大。

John带着满身的伤回来了。
“Finch,你赶快去给那个号码弄个新身份吧。”他坐在沙发上,拿出了医药箱。
Harold看着他浑身是血,有些隐隐地站不住:“Mr Reese,你受伤了。”
“哦Finch,我忘了你晕血,抱歉啊。”说着,他拿起医药箱准备到另外一间阅览室处理自己的伤口。
“不Mr Reese。”Harold几乎是抢的接过John手中的医药箱,帮他处理起伤口。
John的表情由惊讶变为无奈,最后微笑地看着自家老板一点一点在自己的伤口涂抹着药物,伤口泛起点点清凉。
但是John却该死的觉得热。
老板厚厚的眼镜片后的深蓝的瞳孔,紧紧地盯着员工身上的伤口,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敢放松。
“嘶—Mr Reese。”Harold看着自己员工身上一道狰狞的伤口,“怎么会受怎么重的伤。”
John瞥了一眼:“大概是上次的还没好,这次又弄伤了吧。
Harold无法可想。John说出这样的话异常容易。
也当然容易,他的身上,何处没有旧伤。
这样想着,老板蓝色的瞳孔更深沉了,像是黑夜的大海。
他凑近那个伤口,轻轻地,轻轻地,呵了一口气。
“Finch……”
他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老板包扎着伤口。眼里情绪慢慢沉淀成一汪池水
包扎完毕,Harold抬头,眼眸正好对上John深沉的眼神。
他的脸迅速红了。
“Mr Reese……这里…”
“这里太热了,Finch。”John立刻拉开两人的距离,把空调的温度向下调了几度。
却依旧没能消除那点微醺。

Harold清了清嗓子,对John下了逐客令:“Mr Reese,我想你该回家了,明天还要工作呢,号码不等人。而我,也要马上去给今天的号码准备身份了。”
John准备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抿了抿嘴,走了出去。
Harold迅速处理完号码的后续工作,很快就瘫坐在沙发上。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是否准备好。
他微微闭上眼,眼前一片黑,他仿佛什么都听不见,唯有那人的声音穿过空间和时间依旧回响在他耳边。
“New York is my home。”
“I felt happy,must be this job。”
“miss me?Finch。”
无论是认真的还是轻浮的,他的嗓音,他的一切,都会使他安心、让他毫无理由地相信。
他不知道他是否准备好,但他知道他有多爱John。
他倏得睁开眼,不能再犹豫了。
他正准备打通John的电话,他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已经通过耳麦,在耳蜗里回旋着。
“一起喝酒吧,Harold。”
“好的Mr Reese,你在哪?”
“在这。”
这次的声音不再失真,而是真真切切,是John。
一月,纽约的冬天很冷。
外面再次飘起了雪花,一粒、两粒、三粒…很快织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纽约的天气充满了恶意,图书馆里的两人却无感觉,他们享受着那高于体温0.2度的低烧,正正好。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