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Shoot】No winner (半现实)

Root

终于我们还是胜利了。

我将手搭在酒架上,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这Harold的口味真是越来越刁了,我转动着手上的水晶杯,暖色的光线被折射地支离破碎。
我眯起眼,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不真实。
屋子里放着John最喜欢的Jazz,柔和的光却使这一切有些诡异。他拿着酒杯倚靠在沙发上,眼眸眯成一条线,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一旁的Harold难得没有因为Jazz的事与他拌嘴,而是一边念叨着John不懂得欣赏,一边把耳机戴上,去享受那个猫叫的歌剧了。Bear在他们的身边不停地晃荡,摇着尾巴。John拿起甜甜圈,扔向壁炉旁,Bear飞快地奔了过去。
Sameen……
我看到了Sameen。
Bear扑在她的身上,与她纠缠起来,她一面笑着,一面抚摸着Bear背上的毛发:“好孩子,好孩子…”
接着她拿起地上的酒瓶,向我走来。
“这么烈的酒,姐姐我真是好久没喝了。”她又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尤其是Finch破产之后。”
我看她是有些醉了,便夺下她手上的酒瓶:“别喝了。”我递给他一杯水,“喝点水,你才受过伤,命悬一线,还在着喝酒?”
她有些诧异地看着我,随即笑笑:“我哪像大小姐你那么金贵,受点伤就命悬一线,那John死多少回了?”
“可是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Sameen愣了愣,将我拥入怀中,轻轻拍着我的背:“没关系,我这不是在这吗。”她顿住了,“但是,你到底说的是什么?”
我把头慢慢抬了起来,没有Sameen,没有Harold,没有John,没有Bear,没有Jazz,没有猫叫的歌剧。
只有我一个人。
一切,都不过是我恍惚之间。
终于我还是输得彻底。

Shaw
求你们让我死吧。
谁来杀了我。
电流一次次击穿我的身体,我的五指无力地攥紧又松开。
仿佛回到几月前,那个栗色长发的女人,那个画着厚厚眼线的女人,拿着电熨斗,威胁我的可爱模样。
“我忘了和你说了,我可享受这个过程了。”我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我调笑地看着恼羞成怒的女人慢慢将电熨斗靠近我的脸。
她最终还是放了手。
“我叫Root,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我知道她一定会再来找我的,毋需担心。
上帝知道我爱死她的眼线和那个颤抖的声音了。
“Ms Shaw,这是最后一次了,告诉我你们的基地和TM的所在,你就可以回去和你的小女友见面了。
“你们让我死吧,我不知道。”
我不是不可替代的。Harold早就和我说过。
Root在我心里却是不可替代的。
“行吗?”德西玛的人晃了晃手中的针管。
我嘲讽的撇了撇嘴:“这时候,还演红脸?”然而,颤抖的手准确无误地告诉我,我的第二轴人格在恐惧。
“切。”我借着在镣铐里还能移动的空间,狠命地将手锤向椅子的把手被。这样它就感觉不到恐惧了。
只有疼痛。
很好,那会让我的第二轴人格更加清醒。
针管刺破我的皮肤,像刺破一张白纸,冰冷稠黄的液体在我的血液里流淌。针管拔除,一点猩红明晃晃地印在我的眼里。
Keeping fighting,Root。
这是我第一次,闭上了眼。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