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My Pine Tree

如何才能让一个社交欲望爆棚的姐姐不要在家里开Party并且停止给自己介绍对象呢?前几天圣诞节的余温还没有过去,Mabel又开始筹划聚会的事。Dipper只得把自己工作的地方从家里的书房移到了街角的咖啡厅。
他找了一个靠窗的拐角坐下来,旁边放了一棵还没有搬走的松树。
服务生很快递上了菜单,但他没有看便将它推了回去:“卡布奇诺,谢谢。”
他喜欢卡布奇诺。那种厚重苦涩和淡淡的甜让他再被Mabel嘲笑过之后依旧没能割舍。
咖啡很快上来了。他端起来,瞥到了上面的图案。
嗯?松树?
他疑惑地抬头,正好对上服务生含笑的眼神。
“只是觉得很配您,先生。”

“所以,你不仅仅做服务员,还兼做咖啡?”
“嗯…其实我原来的工作只是制作咖啡,后来被老板忽悠着忽悠着,也就没什么分别了。”Bill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抠死了。”说着,在Dipper的对面坐下来。
一只金眸和一头的金发让他乍一看有些扎眼,但那种妖气的美感让Dipper移不开眼。另一只眼睛用白色眼罩遮住,穿过细密的金发在脑后系了一个结。一身黑色的无燕尾服非常合身,袖子挽了起来,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仔细看,还有肌肉起伏的线条。
之后,这个咖啡厅一直没人坐的拐角总是定时出现两个人的身影。

“你说,我想要什么?”Bill晃了晃脑袋,“两只眼睛吧。还有…统治世界?”
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你呢,Pine Tree?”
“我嘛…可以把自己额前的刘海剪掉吧。”Dipper拂了拂刘海。
“是想遮住什么吗?”Bill笑着抿了一口咖啡。
Dipper犹豫了一下,把脸凑近Bill,掀开了刘海。
“北斗星?”Bill有些新奇,“胎记?”
“是啊。”Dipper很快放下刘海,“小时候大家都说我是怪胎。”
“怎么会。”Bill温柔地笑了,用手撩起Dipper的刘海,“很好看,我觉得。”
Dipper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要不,下次的咖啡我帮你做成北斗星吧。”
“…不要。”
“为什么?”Bill不解。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北斗星…”
还没讲完,Bill站起来,俯身,用端咖啡的盘子挡住两人的脸,在Dipper的嘴角轻啄一下。
“但松树是我一个人的。”

不见了。
这次来到咖啡厅,服务员换成了一个棕红色长发的女青年。
Bill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个时候,Dipper才发现自己和他聊了这么久,连他的电话都忘了存。
被占了便宜还在念念不忘啊…真矫情。
拐角的松树被搬进了储藏室,一直坐在窗旁的松树也没有再回来。
松树对面座位上的人形形色色,但那个金发金眸的男子再也没有出现。

Mabel的日记
12.25
圣诞节,我玩的很嗨,Dipper很早就回卧室了,搞得Candy后面闷闷不乐的。

12.29
办了一个小型的趴,Pacifica虽然和我杠上了但是我觉得也不是那么讨厌她。
Dipper没有参加这个party,而且很晚才回来。

1.2
今天一个金色头发的男生敲了我们家门,但没说干嘛。他如果是长发的话还真的是我的菜。
Dipper回来的依旧很晚,而且很不高兴,没跟我讲话。

1.5
啊!这个金发男生在我们家常住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太可怕了!我幼小而又纯洁的心灵啊!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