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离开重力泉也不结束的怪诞故事

summary:dipper和mabel回到加州,以为会是一尘不变的高中生活,但怪诞的故事怎么会结束呢?

Chapter 1(下)
dipper第一次翘课,回到班上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吵吵闹闹地往外走了,mabel还在桌肚里翻找她的一个发夹。
“Hey,bro,bro,你翘课了。”她看到dipper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就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natt。”
“哇!你终于决定谈恋爱了吗!是个男生?”
dipper揉了揉脑袋:“mabel,你要是把自己yy男生和男生的这点功夫放在数学上,我相信……”
“得得得。”mabel不耐烦的拜拜手,“事实上,如果您能把一半的智商分给我,我数学也能很好。”
“……”
“对了dipper,Wendy来了!”
“什么?”dipper很开心,因为这个暑假父母不再允许他们回重力泉,大概是因为dipper回来给他们讲的故事让他们以为那个牛鬼蛇神的叔公给他们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这个消息让两个人郁郁寡欢了一个月。现在要是能看到Wendy,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是的!”mabel甚至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她约我们今晚一起吃饭。”
“那还等什么。”dipper抓起自己和mabel的书包,“嘿,别管你的发夹了,不缺。”

“你们也知道,我们结业考试考得比较早。”Wendy往嘴里塞了一个披萨,“而我不打算继续上大学,那种地方不适合我。而我的爸爸让我和他一起当伐木工。”
“那么你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是的,dude。所以我来加州,准备做咖啡师。”
“天哪,那你一定是史上最帅气的咖啡师。”mabel瞪大了眼睛。
“谢了伙计。”Wendy笑道,“当然,我需要你们两帮个忙。”

“天哪,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和Wendy合租了!”mabel兴奋地拍了拍dipper,挤眉弄眼地表情让dipper一阵恶寒。
“……别把这种讨论八卦的眼神带到家里!”
“哦对,我忘了。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谁有男朋友了?”Wendy抱着一大箱杂物走出房间,“dipper?”
“不是啦。”dipper连忙摆手,“只是一个朋友而已。”
“哦~”Wendy笑着看向mabel,“这是第一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ou know what?我现在就把他喊来证实给你们看!”
dipper啪地摔上门,把两个女孩的笑声挡在了门里面。
“愚蠢的girl stuff……”

看到dipper走了出去,两个女孩的笑声才叫渐渐止住了,屋子里很快安静了下来。mabel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安静:“wen……”
“mabel。你和dipper是不是有点事?”
“什么?”
“come on,你以为可以瞒过我吗?”Wendy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我知道的,高中的生活很不美好的。”
“不不不,高中生活很棒的!我有一群好朋友和一个年纪第一的弟弟,这让我走到哪里都……”
在Wendy温柔地目光的注视下,mabel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好吧,Wendy……总有些不对劲你知道吗?dipper和我都以我们在重力泉的经历为豪,这永远都不会改变的。”mabel摆弄着自己的衣角,“但是大家都把这个当做笑话,dipper可以竖起一面墙和大家对着干,但我不可以,Wendy,你知道我根本做不到。”
Wendy把mabel搂在怀里。
“dipper总是说,不在乎他,不在乎我们的暑假。其实我也很难过啊。他有他的好成绩安慰他,而我,只有一群等着我去安慰、只把我的故事当成笑话的好友!……天哪我真是太刻薄了……”
“你要知道,mabel,高中生活很复杂,这可以说是人生所能经历的最黑暗的时刻了。那些不能称之为朋友的朋友,那些只想着给你灌作业的老师,那些小不懂事的天天拉帮结派去打架、贩毒……”Wendy摇了摇头,“但这些,在你熬过这四年之后都和你分道扬镳,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但是,mabel,你和dipper不会分道扬镳的。你知道吗?”

门铃响了。
“来见见我的新朋友,natt。”
“额……dipper……”mabel的嘴角有些抽动,“我知道开学以来我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你也不能这样。”
“怎么样?”
“幻想一个朋友!dipper!”mabel叫道,“你旁边一个人都没有!”
“嘿,mabel,不知道这哪里又惹到你了,你要那么多朋友,至于嫉妒吗?”
“她不是嫉妒,dipper。”Wendy皱了皱眉,“你身边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dipper连忙看向身旁,natt同样慌张的表情让他松了口气,“说话告诉她们你在这啊,natt。”
“嘿,dude。”Wendy慢慢靠近dipper,“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姐讲,可以和mabel讲,幻想一个人?这真不像你会做的事啊。”
“我很确信他就在我的身边!”dipper有些恼怒,“他和我一样,不知道你们两有什么毛病了!”
“蛤?那我很肯定你遇见鬼了,dipper”
“mabel!”
mabel摇了摇头,目光瞥到了箱子里的日记。
她走过去。日记上面没有落灰,因为它被压在了层层的书本下面,连落灰的机会都没有。
她拽出日记,上面金色的锡箔纸还在反光。
“那我们来看看。”mabel一边赌气地说道,一边翻开日记本,“看来是没有啊dipper,现在你有了一个新外号……wait,wait,what!?”
Wendy连忙凑上去:“只有当事人能看到,常常以知心朋友的面目出现……”
dipper睁大了眼睛,再次望向身旁的natt,而他再也不是那个带着友善笑容的好哥们了,而是微笑着看着dipper,手抚上dipper的前额。
“他们靠吸食别人的记忆为生……”mabel歪了歪头,“这是不是代表dipper会变傻然后再也考不了年纪第一了?”
“mabel!!”dipper一步一步向后退。
“Just kidding bro.”mabel笑了笑,目光直接转向了weakness,“烧了不属于被害者的东西……”
“嘿dipper!你身上有什么东西不属于你吗?”Wendy朝dipper喊道。
“额……额……”dipper四处寻找着,在口袋里摸到一个小玩意儿,“mabel的发夹!”
Wendy接过发夹,把它扔到壁炉里,natt开始裂开。
“看来我交了一个糟透了的朋友……”dipper垂头丧气地说道,“我真是糟透了。”
“……不只是你的错dipper。”mabel蹲下来拍拍他,“我也有错。”
“造梦者只把目标锁定在有分歧的情侣或兄弟姐妹中。”Wendy念出日记上关于这个怪物的介绍,“他们偷窃其中一人的物件并放在另一个人身上,从而获得两人的记忆并制造幻觉。”
“mabel……”
“dipper……我很抱歉这个学期忽视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我也很抱歉,mabel,我没有真正站在你的角度考虑过。”
“那么……awkward sibling hug?”mabel伸出了手。
“mabel……我们已经13岁了……”Wendy推了一把dipper,他和mabel撞了个满怀。
“好吧,awkward sibling hug。”
“Pat Pat。”

“所以,谁想来一场深夜派对!”Wendy笑着拍了拍他们两个。
“count me!”“count me!”

——————
感觉自己这种写法简直了……全是对话……自己看的都累qwq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