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灿白】什么?!我是返校皇后?(短完)

本来以为自己快半退圈了,结果被同学安利了边白皙【雾】女神,于是就开了个脑洞。

边白贤想要一个室友很久了。
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员工,而这个公寓这么大,如果有一个人来和他一起分担房租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他以为怎么着也不会是朴灿烈那样的人。
找室友的广告才登在网站上不到两天,就有一个人联系了他。一个比他小三岁的在校大学生。一拍即合,两人迅速定下了看房子的时间。
在这之前,白贤一直在想象自己准室友的模样。应该是个戴着黑框眼镜、有着各种颜色的连帽衫轮番换着穿的宅男怪胎吧(因为他自己大学时候就这样),不过白贤不在乎,选室友而已,又不是相亲。
虽然如此,白贤还是希望给室友留下一个好印象。于是,白贤在那天,第一次看到了周六早晨八点的太阳,把那间因为过大被抱怨很久房租却依旧塞得很满的公寓,从里到外打扫了一遍。他试图打电话请暻秀——一位十分“贤惠”的朋友——来帮忙,但是显然他并不愿意。
“你不能因为你给自己找了一个同居男朋友就来烦我!”这是暻秀朝着电话喊出来的。鉴于是周六,又是早晨,好吧,白贤原谅他的胡话。
自己打扫并不是一件难事,甚至翻出了许多平时苦求不得的东西:一只袜子、一个鼠标垫、一条……裙子。
好吧。白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当然不是他“苦求”的东西!不过,那是一段有趣的记忆。高三那年的毕业party上,他凭借这条裙子,成功让所有男生(也有女生)为一个叫边白皙的女生疯狂。
门铃响起,把白贤拉回现实。现在他只是一个电脑城的小职员,需要别人一起和他分担房租,而他千盼万盼的好好室友现在就站在门外。
他把针织衫的袖子往上拉了拉,打开了门。
一开始白贤对于室友的预想是什么来着?
黑框眼镜、连帽衫……
不,现在这些全部打破!

“朴灿烈!你没告诉我你也是A高中的!”白贤大叫着。
“什么?”朴灿烈从浴室探出身子,只是在下身裹了一条浴巾。
边白贤吓到了,是啊,他就是来帮灿烈拿衣服才会翻到他的高中校服的啊!
“我说……”他把衣服递给朴灿烈,觉得自己的嗓子在冒火,“我看到你的高中校服了,我和你是一个高中的。”
“真的吗?”浴室的门打开了,朴灿烈眉眼笑得弯弯得从里面走出来,“我们俩真是太有缘了!”说罢,还把手臂搭在白贤的肩膀上。
刚刚洗完澡的朴灿烈浑身上下还在散发着一股热气,像是全身都贴在了边白贤身上。白贤浑身的感知好像都朝着肩膀涌了过去,又迅速化成燥热的感觉来到小腹。
“是的哈哈哈太有缘了。”白贤低下头把灿烈的胳膊拿了下来,“事实上我想起来还有些工作”说罢冲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对,没错。边白贤是gay,他的身体对男人有感觉,他并不以此为耻。
他喘了两口气,把自己的欲望压下去。
他并不以自己的性取向为耻,但是,当你的性幻想对象突然成为你的室友的时候,谁都会感到羞耻吧!
的确,朴灿烈是边白贤的菜。他在第一眼看到朴灿烈的时候心中就了然了。但是他对自己的自制力有着很强的自信,只要保持距离,肯定一切安全。
可惜这个人偏生是朴灿烈。
朴灿烈喜欢肢体接触,这在他第一眼看到朴灿烈的下一秒知道的,因为那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上来就给了他一个拥抱。
边白贤悲痛地闭上了眼睛。
上帝啊。

他的手机响了。
他赶忙接起来。
“喂?”
“喂,白贤,出大事了。”是暻秀。
“怎么了?”
“你还记得边白皙吗?”白贤感觉有些恍惚,“她——也就是你,被选上返校皇后了。”

边白贤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听完暻秀所讲的关于返校皇后选举的事情了。电话那头的他好像很担忧,但见鬼的,边白贤听出来了暻秀声音里的笑意。
“所以呢?你来不来。”暻秀尽力压制住自己声音中的期待。
“天哪暻秀我该怎么说呢……”白贤听到自己这么说。
“恩?没事,慢慢考虑没关……”
“滚你的慢慢考虑,我,不,去。”边白贤挂掉了电话。但是他知道,都暻秀会从此每小时一个电话直到把他烦到答应。
他失魂落魄地走出房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全是返校皇后的事。
朴灿烈很快凑了上来:“你要一点哈根达斯吗?昨天我买了很多……你看上去不高兴啊白贤,你想和我说说吗?恩?恩?想说说吗?”看着朴灿烈在他眼前挥来挥去的手,边白贤有些恍惚。
“你为什么还会留着你的高中校服。”刚说出来白贤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看来返校皇后的事情已经彻底把他的大脑搞晕了,这种私人的问题都问了出来!
朴灿烈自己倒没什么感觉,反而因为边白贤开始说话而开心:“这事我本来不打算和你说的,但是现在你和我一个高中,我猜也瞒不过了。”朴灿烈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说来也怪不好意思的,你知道咱们学校有返校活动这种东西吧,我搬来之前就接到电话了,我被选上什么返校国王了。”说罢,他还害羞似的挠了挠头。
Wow,这可真他妈的棒。

边白贤颓废地趴在桌子上,为了躲避暻秀的夺命连环call,他差点把手机摔进马桶里冲走(但他后来意识到自己只需要关机就好了)。
很好,现在已经不是去不去的问题了,而是怎样去了之后不被暻秀发现。
因为,当朴灿烈“羞涩”地说完关于返校国王的事情后,用满怀希望的双眼看着传达着我们可以一起去的暗示,而白贤也就神使鬼差答应下来了
我当时他妈的一定是被他牙齿晃瞎了。
边白贤这么想着,房间的门被轻扣了两声。
朴灿烈啥时候学会敲门了?他有些诧异:“进来吧,门没锁。”
门被推开了,朴灿烈没有进来,只是靠着门框,眼睛里的表情十分深沉。
白贤不禁一愣:“有什么事吗,灿烈?”
“白贤……”朴灿烈轻轻地说:“你知道今年的返校皇后是谁吗?”那双曾经含笑地眼睛现在只是直直地盯着他。
边白贤像是从都到脚被浇了冷水般得冻住了,他企图说出一些话来为自己辩护——你的室友马上就要以为你是个女装癖,而从此以后他就会对你另眼相看。
说不定他还会离开呢,边白贤绝望地想。
“不……不知道。”还没想好怎么说,只好用不知道搪塞。
靠在门框上的朴灿烈皱起了眉:“我以为你知道呢。”朴灿烈举着手机走近他,“你看,她叫边白皙,你再看她和你……也太像了。我猜她是你的妹妹或者姐姐?”
什么?
边白贤有些恍惚,但一个绝妙的借口被送到了他的面前——
“对对!她是我的妹妹!真不敢相信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告诉我这件事!”边白贤生硬地大叫着。
还好灿烈没发现什么不对,他只是盯着那张照片抿着嘴。
“我想我会和她成为好朋友的。”灿烈喃喃地说。
白贤看到灿烈脸上泛起的红晕。
“谢谢你白贤。”灿烈冲他笑了笑,随即拿着手机出去了。
边白贤望着被关上的房门良久,才缓缓地转过身。
他不是瞎子,他得看出来朴灿烈对他的“妹妹”有意思。
你这个可悲的同性恋。人家喜欢你穿裙子的样子呢。
为什么要难过呢,这不是意料之中的吗?既然他是直男,你就要打消对他的念头了,否则,那太不尊重人了。
你看看你边白贤,喜欢自己的室友,还他妈是个直男。
他把自己锁紧了浴室,拧开水龙头,花洒里喷出来的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来。他用手抚摸着自己的欲望——光是想着朴灿烈就足以让他抬头。他强迫自己去想一些充满肌肉的男明星,可是最后脑子里的影像无一例外地都变成了朴灿烈的模样。
最后他没有再去管这些,而是想着灿烈的脸、灿烈的声音、灿烈的笑容,最终到达了高潮。
他喘着气靠在冰冷的瓷砖上,逐渐感觉到水的冰冷。
“最后一次了。”他这么说道。

边白贤还是和灿烈一起返校了。他想让灿烈见见她,如果灿烈真的很想的话。
边白贤原本还在想着用什么借口,但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刚到party会场,朴灿烈就被团团围住了。他这才知道灿烈以前是学校的篮球明星、朴灿烈光是收到的情书就可以塞满整个抽屉……总之,朴灿烈出名到爆炸。
在混乱之中,边白贤仅仅和灿烈说了声“去上厕所”就成功开脱,他打电话给暻秀,说他来了。暻秀很惊讶,说他马上就来找他。
“哦伙计,是什么改变了你的注意?”暻秀笑着靠过来,却发现白贤看着他苦笑,“怎么了吗?你要是不愿意没有人会强迫你的白贤……”
“不……”白贤注意到暻秀疑惑的目光,深吸了一口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大概讲了讲。
“哦天哪那个混小子。”暻秀晃了晃白贤的肩膀,“我劝了一星期都没成功的事让他搞定了?这让我很有危机感啊。”
白贤知道暻秀是想让他开心一点,于是他冲着他扯出一个微笑。
“时间不多了,赶紧的吧。”

“woc真的是边白皙吗!”
“她真的来了?是我提名的她!”
“谁是边白皙?”
“返校皇后!但她甚至不是我们学校的!”
“是的,但是她的哥哥是我们学校的,她曾经来参加过一个party。”提名边白皙的那个男生显然兴奋地要哭出来,到处高声谈论着关于她的事情。
很快,边白皙的名字和她五年前的惊艳就成了整个party最火热的话题。
白贤走上舞池朝着宣布他名字的主持人笑了笑,等着她继续宣布朴灿烈的名字——
然后他们会在舞池上跳第一支舞,作为返校国王和返校皇后。然后,当同学们都开始跳起舞时,边白贤相信灿烈还会邀请她跳第二支、第三支……直到舞会结束。他会继续问她愿不愿意一起去安静的咖啡馆再喝些东西,而她会委婉地表示抱歉并且拒绝——她甚至会开一个关于辛德瑞拉的玩笑,不过这的确是真的,舞会过后边白皙会变成边白贤,继续和朴灿烈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当灿烈再次问起边白皙时插科打诨地混过去。他相信很快会有一个新的女孩子获得朴灿烈的心,而边白贤,也会很快忘掉自己对室友变态的爱情,继续生活,直到朴灿烈不再需要租房子,直到他不再需要别人一起分担房租,他们就会真正分开,而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边白贤放纵自己享受的最后一次美梦。
但事情总归不会按照预料中的进行。
当主持人宣布朴灿烈的名字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登上舞池。
人群里很多人都开始大叫朴灿烈的名字,事实证明,他不在这。
大家都很泄气,有人甚至埋怨朴灿烈说白皙女神都来了他还不来。但很快有人为他辩白说他来了只是有急事走,但是大家都很遗憾。
不过当主持人宣布这一环节跳过的、大家可以尽情跳舞的时候,气氛再次活跃了起来,大家纷纷涌上舞池。只有白贤一个人朝着反方向走去。他笑着拒绝沿路上男生向她伸出的示好之手,飞快地换回男生的衣服,回家了。

夏日的风在夜里依旧是燥热的,吹得边白贤的脑子有点迷糊。
所以当他回到家中,看到朴灿烈就坐在沙发里,而灯都没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朴灿烈……你为什么回来了?”他对上朴灿烈的眼神,那里面的汹涌的情绪让他害怕,但他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我的妹妹她很尴尬的……”
“你去哪里了。”朴灿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淡淡地问。
“我……你找我做什么?你应该和我妹妹跳舞的……”
“我从来就没想和你妹妹跳舞,感谢上帝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和任何一个人跳舞。”朴灿烈慢慢地走近边白贤,低下头在他耳边说,“除了你。”
然后他吻住了边白贤的唇。


——END——


“姐,我觉得我之前和你说的某些事情不太对。”刚刚参加完姐姐的高中毕业party的朴灿烈走在她身边。毕竟明年他也要来上A高中,早些来熟悉校园不是坏事。
“恩?什么事?”朴宥拉看向身旁的弟弟,他的脸很红。
“我可能并不是个同性恋。”朴灿烈说,“今晚有个叫边白皙的女生,我……很喜欢她。”
朴宥拉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错了我的弟弟。”她飞快地眨了眨眼,“你依然是一个同性恋。”


关于朴宥拉姐姐是怎么知道边白皙的——

“上帝啊暻秀。”白贤冲着苍天大吼大叫,“你知道我们马上要毕业考试了对吗?对吗?!!”
“正是如此,我才会把赌约放在此刻进行。”暻秀拍了拍白贤的肩膀,“为我们的高中留下一些毕生难忘的回忆吧!”说着,都暻秀从袋子中扯出一条裙子,高高地举在手上。
“别别别你悠着点。”白贤迅速把他的手按住,把裙子塞回去,“既然我一定要当个变态的话,我还是希望晚点被人发现。”
暻秀乐不可支:“对了,你知道你必须要化妆对吧,你会化妆吗?”
“并不会……”边白贤的心中升起一丝希望,“那么计划取消……怎么样,我们可以换一个赌……”
“想都不要想,边白贤。我都安排好了。”


十分钟后
“白贤,这是我们话剧社的化妆师,朴宥拉。”边白贤朝她微微点了点头,“她将负责把你变得更像一个女孩子!”
“当然得他自己模子好。”朴宥拉笑眯眯地看着暻秀说。
白贤翻了一个白眼,“我暂且把这句话当成夸奖了啊!”


边白贤很久很久(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久)才终于反应过来整件事情,而那个时候,他好像已经赶不走朴灿烈了。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