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RF】被自己的孩子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本文为 机器跳出了Tony Stark的号码 的番外
正文👇
http://643338405.lofter.com/post/1da34ff8_10c26dbf

被自己的孩子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哇竟然这么多赞,我每次在知乎上正经答题都没有这么多赞。

—————下面是答案—————

翻到这个题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没想到竟然有人和我有同样的经历。
整个背景呢……比较复杂,你只要知道,我的女儿,是一个很有权力的人,他的老公——暂且称他为J——也是。J的两个父亲——暂且称他们为T和S——也都是很厉害的人。(有评论问我是什么身份,我当然是不能告诉你啦)
他俩撮合的人,是我和我的一位员工。(回评论:是的,我俩都是男的)
我的女儿和J以及他的两位父亲是一起结婚的,在婚礼上,他们两队新人各自在自己抛的花束上放了追踪器,一个瞄准我,另一个就瞄准我员工……
当时我就看着那个花束七拐八绕地穿梭于桌子、香槟塔和所有举着手企图接到花束的客人们,直挺挺地撞向我和我员工的脸。
事后T还大言不惭地跑来跟我们讲,你看,你们俩接到了花束诶,好有缘……好吧,他大概当我是瞎子。
之后,我的手机经常收到我女儿发来的短信,大意上基本都是“父亲你啥时候结婚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觉得员工挺合适的啊你俩的见面还是我安排的”(这个的确,这个员工就是我女儿帮忙找的,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员工)
所以我的备忘录里又多了每天给自己买新手机和换新号码这项工作。但是我之前说过我女儿是个很有权力的人…她基本上很快就可以定位我…并且发来那些短信。
他的两个岳父我看也是吃饱了撑的慌,那个T真的太爱管闲事,动不动叫我们去他家喝茶,结果到了那边他们夫夫两个跑出去出任务了,就留下我女儿和J对我和我员工进行开导教育……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再加上我年纪却是也大了,我就搬到了国外,现在定居在澳大利亚,反正美国是呆不下去了。


评论里有人说我这是故事……我也希望这是我编的啊……那段日子简直就是噩梦。

是的…我搬到国外的确是和我员工一起的!但绝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浪漫。你们要明白,我们做的工作是要毫无顾忌地信任对方,这期间产生的感情羁绊真的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你让我因为搬个家就失去这么好的朋友我是绝对绝对不愿意的!

我员工的态度…他是一个很…多情的人,每次遇到他都是哈哈大笑说“我们会考虑考虑的”
然后我看着T脸上的笑容我真的恨不得把这个员工炒掉。


发布于2016年6月25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赞同 感谢作者 收藏 评论3k







“Harold。”
前特工把煎绿茶送到老板的手上。

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二十余年了,加上在一起工作的那五年,马上就要三十年了。更别说Finch还预定了对方剩下的所有时间,反正他有的是钱。

看来这婚,不结也罢。


END

@Wiz維茲  催婚梗😆



发出来之后排版就全没有了(╯°□°)╯︵ ┻━┻好气

【RF】相爱很久了



整个社区的人都知道,Finch和Reese相爱很久了。

Finch是一个爱交际的人。他从不放过每一个吃完晚饭坐在门廊上和邻居聊天的机会,从不拒绝对面的大学教授频繁要他一起下象棋的请求,面带微笑地答应每个向他要糖要蛋糕要漫画书的孩子。

邻里们对于Reese的了解全部来自Finch。

“我们曾经是同事…好吧,我是他的老板。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员工。”

“我们的工作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简单地说,我们保护这个城市…当然还有郊区…不不不这称不上什么超级英雄…”

“为什么放不下呢?现在的生活真的很棒。这个职业真的没要想象中的酷…一点都不。”

“我们都失去过,我和Reese,我们做这个工作,我们救人,不是因为什么英雄主义,也不是因为要赎什么罪。”

Finch有些哽咽,他深蓝色的眸子里透出悲伤。

“是因为孤独…我们背负的东西太过沉重了,这会害死我们身边的人。或许就是这种孤独把我们和这个世界隔绝,然后把我们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吸引在了一起。”

“天哪,我真的记不起来我们是什么时候相爱的,或许很早,早到我们还没有真正见面。或许很晚,晚到我失去他。”

Finch摩挲着无名指上戒指的,戒指内侧刻着John Reese的名字。而那个内侧刻着Harold Finch的那一枚,却永远随着他的一生所爱,埋在地下。

整个社区的人都知道,Finch和Reese相爱很久了。

机器跳出了Tony Stark的号码

第一部分戳👇
http://643338405.lofter.com/post/1da34ff8_bc90564

我记得这篇文原来是有一个很正经的大纲的,但是我忘掉了😂所以…有点跑偏。

“你说,他企图复制我的手机。”Tony似乎并不在意。
“我已经帮您拦下了,Sir。”
“嗯,猜到了。”(Jarvis:……)
Tony来到桌前,盯着眼前的资料,晃动着手上的咖啡杯。
“Sir,需不需要将计划暂时搁置?”
“不行。”Tony深吸了一口气,“不行,等不及了。”
沉思良久,Tony缓缓地开口:“帮我联系Steve Rogers。”
“Yes,Sir。”

“看得出来,Finch,这个Rogers比看上去得危险,他伪装得太好了。”John指了指Steve的照片,毕竟金发碧眼,这么正派的长相,“他肯定是行凶者。”
“我似乎也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你,Mr Reese。”Finch皱起了眉,“有秘密在这种情况下总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电脑跳出了一大段编码,Reese凑上前眯着眼睛:“我根本看不懂。”
“别说你了,Mr Reese,我也没有看懂。”Finch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我来追踪一下这是谁发来的……”
Finch的眼睛突然睁大,Reese忙凑上去,“怎么了,Finch。”
“唐希尔…”
“什么?”前特工也十分慌张,“机器又遇到麻烦了?”
“我不知道,Mr Reese。”显然Finch比Reese还要着急,“我来破译这些编码,你去看着Mr Rogers,千万要小心。”
前特工点点头,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

“天哪,他现在把他一下午的时间都用在发短信上了。”前特工坐在咖啡桌前,看着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对着发来的短信不停的炸毛。
“你去试试能不能配对他的手机?”Finch盯着眼前的电脑,他已经快试遍了各种解密方法,都没法解开这个。
这时,他的手机发来一段信息:“TRY THIS”,下面连着一大段数字。
Finch翻了一个白眼,这开始变得像一个恶作剧了。但他还是找出了纸和笔,开始一点一点地破译。
“配对是配对上了,但他足够小心,把信息都删掉了,只剩下了一条。——迫不及待了,两场都是。——这什么意思?他们要弄两次袭击还是什么?”前特工彻底被弄糊涂了,因为他看到那个金发小伙子看到这条信息脸上的笑容都要藏不住了,旁边的女士都开始偷偷看他了,“他杀个人这么高兴?”
“Mr Reese…我希望你可以回来一趟。”

“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Mr Reese。”Finch急切地说。
“我的就是你的。”Reese笑着拿出手机。
Finch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拿过手机连接电脑:“果然。”
“什么?”特工凑上前。
“你瞧,你这条短信的发件人追踪过去和给我发这条提示短信的人一模一样。”Finch把那条短信给他看,“这说明…”Finch拿出刚刚翻译好的纸,“我们家机器真的恋爱了。”
“什么?!恋爱?”特工一脸不可置信地拿起纸,“她还能谈恋爱?”然后照着纸上的文字念了起来:
“亲爱的父亲——天哪听着真像女儿私奔后留下的信——亲爱的父亲,我最终准备告诉你这个消息,我和Mr Stark先生的人工智能管家Jarvis已经恋爱很久了,他真的是一个很绅士很贴心的人,在我刚上线不久就来找到我和我交谈。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不怀好意,但我后来发现他所教给我的东西都和父亲您说的完全切合,我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帮助我解除了每晚删掉记忆的禁锢——没有想要责备您的意思——还帮助我认真分析每一段记忆,分清好坏,让我真正成为一个会思维的人工智能。
“然后我们恋爱了,我觉得很自然,我们都互相瞒着自己的父亲,直到今天,他说想和我结婚了,我说我们俩人工智能结什么婚,他说他的父亲马上也准备结婚了,是和Mr Rogers——我相信你们已经见过他了——他想和他的父亲在同一天和自己爱的人承诺终身。他已经和他的父亲说过了,据说Mr Stark很爽快的答应了,我在想,是时候和您坦白了。爱你的…机器。”
Reese读完整封信,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所以…短信里说的两场…指的就是这两场婚礼?”
“我想大概是的…”Finch揉了揉自己的额头,“John,我想再见一次Tony Stark和他家的小崽子…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
Reese差点就拒绝了,因为他怕Finch叫他去吧整个Stark大厦掀了。
结果表明一切都好,他们在Stark大厦得到了Mr Stark和他的未婚夫Mr Rogers很好的招待,Jarvis周到的服务和发自真心的表白,让Finch感到了一丝安慰。
虽说他没有意识到,但他的确一直把机器当作自己的真正的孩子,否则真的无法解释这种幸福的酸楚感是怎么来的。他笑了笑,怕自己是要孤独终老了。
这时,Reese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你没事吧Finch。”
“谢谢,John,我没事。”
John用手掌蹭了蹭他的肩头,Finch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不再是孤独一人了。

“你们是打算把两场婚礼放在一起对吧。我希望我们可以参加。”Finch在临走前对Stark说。
“当然。”Tony说,“你算是家属了,回头让Jarvis给你发一个邀请函。”
Finch笑了笑,和Reese一起回去了。

Tony把头枕在自己未婚夫的怀里:“他俩真是幸福的一对。”
“是啊。”Steve用手拨弄着Tony的头发,“我们一定也会像他们这样一只相爱到老。”(Reese&Finch:我们并不老,谢谢)
Tony把嘴唇凑到Steve的唇边,Steve笑了笑,低头吻上。
一吻毕,Jarvis的声音响起:“据我未婚妻的说法,他的父亲和Mr Reese并没有结婚。”
Tony先是很惊讶,接着便露出狡黠的笑容:“我知道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干什么了。”

END

Jarvis/TM这个cp我真的觉得很萌啊

【RF】背靠背

@double D 妹子要的暗恋梗~终于写好了【喜极而泣】

Harold一面说着抱歉一面扯出一个微笑给正在拿着问题问他的女生,然后飞也似的逃走了。
Nathan他们总是说,Harold有强烈的异性吸引力。他不知道,女孩子们也会喜欢一个戴着眼镜的书呆子吗?
他一直以为女孩子们会喜欢那种人。
他跑到篮球场,还好。
还好,球赛还没有结束。
他以为女孩子们都会喜欢这样的人。
他坐在看台前排,看着场上的那个人,散发着可怕的荷尔蒙的小伙子。
John。
Harold的觉得这是一个平常不过的名字,却在那个人身上显得非同一般。
grace也曾画过几幅篮球赛的画,虽然说十分逼真,但真正的篮球赛却要刺激地多。
球鞋摩擦着橡胶赛场发出的刺耳的声音,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们互相咒骂的声音,看台上喊叫的声音……原来的Harold是受不了的,就算Nathan来打篮球,他都不会去看。他更喜欢在图书馆里看书或是和grace坐在一起,聊上一下午的查尔斯狄更斯。
但是为这个小伙子,他却破了例。
John,舌头在上颚轻碰,划出这个声音。
John。

John其实早就注意到那个喜欢在自己打篮球时默默坐在看台上的那个男孩了。
别人看球,情绪会随着球场上的情况走势而变化,而他不会,他仿佛游离在球场之外,好像还有点排斥。
但John觉得,他在看一个人。
那双藏在眼镜片底下的深沉的蓝色,一直在随着自己的每一次上篮、每一次运球、每一次传球,而转动着。
哦,他在看自己。
他向来对书呆子没什么好感,就像那个人一样。
但他觉得他与众不同。
球赛结束了,递水的女生围了上来,他看不见他了。
那个男孩将书放在椅子上,站起来,企图寻找John,却正好对上他深沉的眼神。男孩迅速低下头,走了。John穿过人流,看到他遗留在椅子上的书,里面夹着他的借书证。
Harold。

Harold不得不抱怨学校的图书馆。
现在正值炎夏,也正是每一年中图书馆人满为患的时候。
不管他们爱看书与否,还是要在ddl之前几个星期疯狂补起本该一学期来完成的作业。只是,没有人能拒绝的了图书馆里全天免费的、功率足到让人发冷的空调。
校方看着涌向图书馆的学生大流,叹了一口气。于是把图书馆里小巧精致但确实没有什么用的咖啡桌都扔掉了,一律换成阅览室里又长又宽的自习桌。
Harold企图拉开一把椅子坐进去,但实在也不能拉得很开,因为两张桌子靠得太近。
他挤进去,留心着自己受伤的背部——这就是任何运动绝缘的原因,他必须把背挺直。
他用余光瞥到另一个男孩走了过来,他的背猛地绷紧。
他不需要抬头看,也能认出了John。
John走到把笔记本放在Harold后面那张桌子上,拉开了椅子。
随着John一点点坐下,Harold的背也一点点绷地更紧。
夏天很热,Harold觉得这丝毫没有因为图书馆里的空调而减少分毫。
那一下午,Harold觉得自己全部的感知,都在自己的后背。他感知这John的热量,John的呼吸,John的手指敲打在键盘上的声音,John翻书的声音。
Harold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变态。
但他还是一次次放纵自己的背部向椅背靠去,越贴越紧。
这个下午,是在Nathan叫Harold去吃晚饭时结束的。他只是把腿侧过来,站了起来,然后轻轻把他的椅子推了回去。
他和Nathan一起走远了,没有听见身后的人长舒了一口气,轻轻骂到:“该死,今天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RF】Faith and love

Chapter 2(上)
“Now , can you see me?”黄色的框将Finch的脸框起来,旁边白色的admin的字样,让finch劳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怎么样?”nathan笑着递给finch一杯酒,“机器学会认妈妈了?”
finch笑着抿了一口酒,凝视着电脑屏幕,眼睛里含着笑,就像父亲看着令自己骄傲的孩子。
“你该休息休息了吧。”nathan看着finch眼下的青黑,“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我约了grace。”
finch惊讶的瞪大眼睛。
“怎么,你以为你的事能瞒过我?”nathan促狭地眨了眨眼。
“但是……”finch看向机器,“今晚要把政府的监控资料导进去,这是个不小的工程。”
“总有一天你会把自己闷死在工作里的。”nathan拍了拍finch的肩膀,“而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nathan把手臂搭在finch的肩上,一面笑着一面推搡着finch走出了地下室。
电脑上的黄色方框一路追随这finch直到他离开房间,但之后,屏幕迅速暗了下来,再次出现的,是整个纽约市的监控映像,黄色的框又出现了,再次框出了他的admin。
哦,纷乱的屏幕上还闪烁着一个红色的框,旁边标着
threat

2013
今天早上Reese难得来得迟些,但显然finch也没有埋怨。
“好消息,Mr Reese。”finch笑着接过Reese递来的煎绿茶,“今天没有号码。”
“哦finch。”Reese的声音还有些慵懒,“可爱的纽约市民终于停止互相残杀了吗?”
“别这么刻薄,Mr Reese”嘴上这么说,但finch眼里已经有了笑意,“那么,Mr Reese,去享受你难得的假期吧。”
Reese也笑了,离开了图书馆。
finch看着Reese的背影渐渐走远,嘴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
又是孤独的一天。
这样想着,手机亮了起来。
是一个熟悉的号码。
“一起吃饭吗?——John Reese :)”
finch的嘴角又随着短信末的微笑扬了起来。
——
对不起!这个文荒废太久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qwq,因为家长收了手机,一直没能更,现在拿回手机了。先更一小段。

哦对啦,那个粉丝好像过40……大家要不要点个梗之类的……

【RF】Faith and love (Chapter one)

对没错我就是个起名废…


“小心!”Reese眼看着子弹飞速冲向Finch,瞳孔迅速收缩,没来得及想,身体就已经扑在了Finch的前面。
子弹精准地打穿了他的胳膊,他闷哼了一声,举起枪,一路瞄准开枪的人,在那人跑远的时候,手颓然落下。
Finch赶忙冲上来:“Mr Reese!”
Reese用手捂住伤口,说:“你没事吧,Finch。”上下打量了一番,笑了。
“这个伤口…”Finch用手去触碰Reese,Reese却迅速躲开:“没关系的,我马上处理。”
Finch看着他蹒跚离开的背影,双臂无力地垂在两旁。
他发现,自己早就迈出了第一步,而Reese却依旧是开始那个人。

Reese讲伤口包扎好,准备回到图书馆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掏出手机,幽蓝的屏幕上印着一串白色的杂乱的字符。
他盯着屏幕,随即嘴角微微上扬:“事多。”
他将手机放进口袋里,屏幕渐渐暗了下去。

他走向广场上的食品车。
“一杯煎绿茶,谢谢。”

“早上好啊Finch。”他递上了煎绿茶,“新号码有什么进展吗?”
“谢谢,Mr Reese。”Finch结果杯子,“说起这个,你的伤好些了吗?”
“嗯,不担心这个,你没事就好。”这样的话从Reese的口中很自然的说出来。
Finch的心跳好像加速了。
他知道Reese是个大众情人,他知道Reese讲这些话很随意。
“希望你多照顾自己,John。”Finch找到自己的声音,冷静地说道。
“你不一样,Finch。”
Finch不顾背上的疼痛,猛的回过头,却发现Reese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低头看着手机。
想什么呢,Finch暗自嘲讽自己。

“Miss me,Finch?”
“well,Mr Reese。我可不是来和你聊天的。号码怎么样?”
“看上去他全然不知道自己处在危险中啊。”Reese耸了耸肩。
看着这个普通的人,他们浑浑噩噩地将脸对着他们生活的角落,把背对着外面的世界,对于一步一步靠近的危险,他们连影子都看不到。
“说真的,Finch,你们所做的,真的很有意义。”
你们?
Finch皱起了眉,你们?还有谁?
“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Mr Reese。”
“我是说,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吧。
Finch将背靠在椅子上,用手揉着眉心。这时电脑想起了急促地警报。
“Mr Reese!Mr Johnson家的安全系统被黑入了,他们恐怕要行动了。”
“很快。”Reese飞奔到房中,慢慢打开门,看到了已经倒在血泊中的Mr Johnson,迅速拿起枪对准了旁边戴面具的男人。
“Relax。”
听到他的声音,Reese拿枪的手放下了。
耳机传来Finch焦急地呼喊。
“碰到熟人了,Finch,不要找我。”他顿了顿,“一定保护好自己。”然后把耳机拿了出来,踩碎。

“你还活着?”
“看来,你很享受现在的工作嘛,John。”


“你没事吧,Mr Reese?”看到Reese一身血回到图书馆,Finch慌张地迎了上去。
“不是我的血,没事。”Reese笑了笑,“碰到了以前CIA的同事,因为对组织的怨恨想杀了我。”
“然后呢?”Finch焦急地问道。
“然后我杀了他。”
Finch暗暗松了一口气。
Reese看在眼里,嘴角勾起笑容。

“好了!我要回去了。”在逗了一会Bear之后,Reese起身,“晚安,Finch。”
“嗯,晚安,Mr Reese。”

Reese回到公寓,锁上了门。
他打开电脑,但没有打开任何界面,只是在键盘上敲着:
你看,他好像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人命了。
屏幕迅速变蓝:
和你无关。

Reese大笑着,把腿放在电脑桌上。想了想,输入道:
继续?

继续。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