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Billdip】Two strangers fell in love


Two strangers fell in love,only one knows it wasn’t bychance 

【星巴克】

当Dipper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把宿舍照得亮堂无比。他翻了身去够书桌上的手表,在看到时间的时候无声的倒吸了一口气。
胡乱的把笔电和书放进包里,又给Mabel发了一个短信,Dipper踏出宿舍门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他又看了一眼时间,就跑了起来。
来到星巴克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但是比想象中的要好一些。可能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吧,没人愿意跑到这里来学习。
但Dipper是个例外,他所有的周末几乎都是在星巴克度过的,(除了Mabel逼着他参加那些Party的时候,天哪,Dipper从来不想想起这些)因为这里的咖啡比较便宜,而且网速很快。
他要了一杯美式和一盒鸡肉沙拉,环顾四周,只剩下一张空的桌子了,上面还摆着一条iPhone的充电器。他四下看了看,整个星巴克只有他和店员是站着的,所以应该没有可能是别人占的座位吧?
他小心翼翼地坐下来,把那一条杂乱的充电线绕了起来放在一边,准备离开的时候交给店员。
他快速的吃完了那一盒鸡肉沙拉,就从包里拿出来笔电和书,准备开始学习。
“打扰了——”一个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
Dipper抬起头,就仿佛止住了呼吸。
“一看见他,就好像喉咙都被攥住了。想去牵他的手摸他的头发,想问他的名字和他的一切。那一瞬间就好像看到了永远。”
Dipper想起那些Mabel曾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关于一见钟情的蠢话,但他现在觉得如此感同身受。
这个人拥有漂亮的金色头发,而且是短发,(上帝啊,Mabel的那些暗恋对象,让他一直觉得金发很蠢。)他的右眼被一个白色的眼罩覆盖着,眼罩的细绳穿过细碎头发在后脑勺偏左的地方系了一个结。他的另一个眼睛是棕色的——不是那种焦糖色,没有那么甜——而是像那种透明的玻璃纸。他的鼻梁很挺,嘴唇很薄。
Dipper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打量着这个人,就在他正准备用同样的眼神去打量对方的衣服、腿、鞋子和小臂的时候,来人开口了。
“不好意思,这个充电器你需要用吗?”
Dipper被迫把目光抽离这个人:“不,我不用。”他拿起充电器,“事实上这个不是我的,我来的时候它就在这里了。”
来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我可能还是需要借用一下,回头我把它给店员吧。”
Dipper点点头,把充电器递了出去,然后又盯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出神。
“那个…”在对方转身要走的时候,Dipper终于鼓起勇气喊住了他,“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气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学学Mabel的搭讪技巧。
“我叫Bill Cipher,和你同一个学校的,我是历史系的。”
“Dipper Pines,我是医学院的。”
Bill冲他笑了笑,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Dipper这一个下午几乎没有学习,就在他第无数次用余光去看Bill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走了。
Dipper也没有心思再待下去,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不大,但是还是很冷,Dipper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但总是想不到。
当Dipper爬上床窝进被子里,他终于知道那里不对劲了。
Bill怎么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呢?

【星巴克店员的日记】
同样忙碌的一天,但是有件事情挺有趣的。
今天店里的人不算多,中午的时候来了两个帅小伙。
先进来的是那个金发的,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迅速把一条充电器放在靠墙的一张桌子上,然后跑到另一个位置坐下来。
后来进来的是那个棕色头发的小伙子,他要了一杯美式,然后就在那个放着充电器的桌子上坐下来了。
可能这两个人认识吧,我当时想,一个人帮另一个人带充电器,这很正常。
事实证明我对了一半,那个金发的小伙子很快就跑去和那个棕发小伙子聊天,但是最后,那个金发的竟然拿着充电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么说并不是帮忙带的?
因为那个棕色头发的小伙子根本没有用充电器。
真是奇怪。

【图书馆】
Dipper一如既往的走到图书馆的超自然区借书,他从高中开始就是这样。这是他第一次来大学的图书馆,他很开心里面也有超自然区。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这些妖魔鬼怪的热爱,他的叔公也是一个热爱超自然的人。
Dipper抱着借来的三本书回到宿舍,用身子撞开半掩着的门,发现Mabel躺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
“Mabel,你怎么……”他用脚关上门,把三本厚厚的书放着桌上,然后开始抱怨,“这真是不公平,你还记得上次我要去你宿舍的时候,你们宿管阿姨看我的眼神吗?好想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一样,最后还是没让我进去!”
“嘿嘿bro,你得习惯这个,女生进男生宿舍总是容易很多。毕竟我们看起来总是很安全。”
Dipper一边嘟哝着“真没看出来”,一边给Mabel和自己拿了一杯柳橙汁。
Mabel正准备伸手去接,Dipper却把手缩了回来:“想都不要想,Mabel,你还记得上次你躺在床上喝那瓶可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Mabel怎么伸手也没办法从Dipper那里抢到那瓶柳橙汁,于是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在看到桌上的书的时候眼前一亮。
“图书馆借的?”
“没错。”Dipper把柳橙汁递给了她。他们又聊了一些话,大部分都是Mabel在说话。但Dipper也设法问了一些历史系的事情。
“历史系?我们和历史系一起上过一次课,那节课是讲古代服装的,挺无聊的。”Mabel学的是服装设计。
Dipper装作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他暂时不打算告诉Mabel关于Bill的事情。
“好了bro我得走了。”Mabel的眼神扫过桌上的书,“你准备什么时候看它们?”
“有时间就看。”
“好的。”Mabel背上包,“我相信它们会很好看。”

Dipper坐在桌前翻开其中的一本,准备在借书记录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出乎他的意料,这本书的借书记录竟然不是空白。
他仔细看着这个名字,然后定住了。
Bill Cipher。

【Bill的寝室】
“我从没想过你竟然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Bill。”Kill翻着桌上的书。
“我也从来没想过你的头发竟然越来越红了。”Bill一屁股顶开Kill,“再说,我也不是拿来看的。”
于是他抓起笔,在每本书的借书记录上都写上自己的名字。
“哇哦,看来我未来的…怎么说…弟媳?喜欢这种题材?”
“没错。”Bill吹了吹那个用钢笔拗出来的字,笑着说。
“你怎么这么确定?”
“他姐姐告诉我的。”
“看来某人已经打入了对方家里啊。”Kill揶揄道,“行动力真强。”

【自习室】
Dipper走过一间一间的自习室,发现里面都挤的满满当当。在他怀着随便看一眼的心态看向最后一间的时候,却看见里面还有一个空位。
如果说自习室里的暖气还不足以把他勾进空气污浊的密闭空间,那么空位旁边的那个Bill Cipher一定可以。
Dipper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拉开自习室的门,走到空位旁边。
“这里可以坐吗?”Dipper轻轻地说。
“当然可以。”Bill抬起头,“Dipper。”
Dipper在听到Bill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点晕乎乎的了。他晕乎乎的坐了下来,发现自己的手肘正好和Bill的手肘碰在一起。
他紧张地没办法呼吸了。
“写个鬼作业啊。”他这样想着,顺手耳机带上,但很快又扯了下来,他怕Bill会和他讲话。
但事实上他错了,Bill根本就没有想和他讲话,他不停地在网上查着资料,而Dipper,悄悄的偏着头,盯着Bill的书,仿佛要把上面的玛丽皇后盯出一个洞。
但这并不代表取下耳机是一个错误的选择,Dipper听着Bill的呼吸声,把头埋在胳膊里,觉得自己大概是完蛋了。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自习室已经空了一大半。
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身体却突然僵住了。
Bill还坐在他的旁边!!!
这个认知让他把快要打出来的哈欠降到了最小的幅度。
“伙计,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醒呢。”Bill撑着头笑着说。
他为什么在看我?他看了我多久了?我流口水了吗?我没说梦话吧???
一个个问号快要把Dipper刚睡醒的脑子撑破了,所以他只是迷迷糊糊地看着Bill。
Bill笑出了声,站了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我得走了,Dipper,你一起吗?”
Dipper多希望自己能说拒绝。

回去的路上,一直是Bill在主导着谈话。他们从Bill的辩论赛一直聊到Dipper解剖的尸体,从路易十六一直聊到Doctor Who。
Dipper从来没想过和Bill的交谈如此轻松,他渐渐放松了身体,手轻轻搭在Bill自行车的座位上。
医学院的教学楼就在眼前,Dipper突然想起寝室里的那三本书,很高兴自己可以找到一些话题。
“Bill,我在图书馆借了三本书,我发现…”
“什么?”Bill低下头,把耳朵凑近了Dipper的嘴,头发还蹭到了Dipper的鼻子。
那种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Dipper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没…没什么。”Dipper忍住想要揉对方头发的冲动,赶紧移开了,“我到了,不是,我找教授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好吧,拜拜,Dipper。”

“Professor。”
“哦!Mr Pines!我刚刚看了你的论文,真的是太棒了,我想把它投到校报上,可以吗?”
“谢谢您,当然可以。”Dipper笑着说,“事实上,professor,我有一个请求。我想在您不上课的时候借用一下您的教室,自习室太拥挤了。”
“当然可以,只要不要带太多人。我担心他们会弄乱教室。”
“谢谢您,professor,不会很多人的。”

【Bill的寝室】
“老兄,我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开始看这种书。”Kill痛心疾首的看着捧着超自然的书的Bill。
“我得看,Kill,我今天差点露馅了。”
“哦还有,你不能这样奴役Will,要不是我偷偷跟着你们两,我都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让Will先去占座位,Dipper一到,就把他赶走!!”Kill一生气头发就会更红,这让Bill有点想笑。
“好的好的我会想办法的。”Bill敷衍道。

【Professor的教室】
Dipper早该承认让他心神不宁的并不是拥挤的自习室,而是这个张扬的金发的家伙。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向Bill发出来一起去教室学习的邀请。
Bill现在就坐在他的斜前面。教室里开了暖气,Bill就穿着一件衬衫,蝴蝶骨在衬衫下面微微凸起,若影若现。
Dipper咽了咽口水,很好,他现在好像要把Bill的衬衫盯出一个洞。
他又睡着了!!!都怪这该死的暖气!Dipper愤恨地抬起头,肩膀上却滑落了一件衣服。
那是Bill的外套。
Dipper捡起外套把头埋在里面,开心地在椅子里弹跳着。

【很久之后的一个晚上】
Dipper喝醉了,他和Bill庆祝了在一起三个月的纪念日,他喝的有点太多了,抱着自己的男朋友不停的啃。
Bill把Dipper放在床上,却被Dipper拽住了,他低下头吻了吻Dipper的眼角,说:“我不走,我今天晚上在这睡。”
Dipper哼哼着向里面挪动了一些,Bill便翻上了床。
“你知不知道。”Dipper打了一个嗝,熏的Bill直皱眉,“不…不准嫌弃我!”
“好好好。”Bill把Dipper搂得更紧了。
“我…我好早,好早就喜欢上你了。你还记得那次星巴克吗?你来借充电器,我就…嗝…我就看上你了。”说着就伸手揪Bill的脸。
“我打赌你都不记得了,所以我,肯定喜欢你更久了…怎么样,感不感动?嗯?感不感…”
然后他被Bill吻住了唇,在这温柔熟悉的触感里陷入了沉睡。
“傻子,充电器就是我放的啊。”

Alex发推:“Rick and morty在酒精时空举办他们的首映趴!”

我就知道这两家有问题!!😭
I've seen crossover coming
并不,GF不会有第三季了🌚
啊啊啊想在rick and morty里看到叔公!
迪士尼会给版权吗(悄咪咪

【GF】我相信Mabel的力量

@Innocence 要的Dipper bg线【假的】

今天的确是个约会的好天气。
Dipper对着镜子扒拉一下自己因为刚刚起床而造型诡异的头发,又仔细凑近,拨了拨刘海把额上的胎记盖住。
透过窗帘缝照进来的是周六早晨七点的太阳。街道上只有一些遛狗的老人和推着婴儿车的母亲们。
而他马上就要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因为他今天,有一个约会。时间是Mabel定的。Mabel说,时间定的越早,越能看出你的诚意。
Dipper不知道,难道女孩子们难道不想多睡一会儿吗?
“她会从前一天晚上就一直睡不着的。”这是Mabel的原话,好吧,Dipper只能相信她。
Dipper打开衣柜,一套搭配好的衣服就衣服就挂在衣柜门上。那件深蓝色的连帽衫上贴着明晃晃的黄色便签纸,上面用马克笔写着
“穿这个”
Dipper盯着这件衣服眨了眨眼睛,又迅速把目光转移到衣柜里,企图自己搭配一套衣服,但是很快他还是认命地拿起连帽衫套在头上。
Mabel才是那个兴奋了一整晚睡不着的人吧!
Dipper翻了一个白眼,打开卧室的门。
“啊——”Mabel站在门前,长大嘴巴对着自己。
“what the…”Dipper还没有说完,Mabel就把某种薄荷味的口气清新剂喷在他的口腔里。
“咳咳……Mabel!”Dipper愤怒地大叫,“我刷了牙的!”
“只是以防万一,bro bro”Mabel咧开嘴笑了,银色的牙套都在闪闪发光预示着她有多么兴奋,“你看上去棒呆了!”
这句话对Dipper很受用,他挺了挺胸脯:“我猜想我现在要独自去约会了?我需要带点什么吗?鲜花?”
Mabel握住Dipper的双肩,“想都不要想,brother。”
“什么……”
“我要护送你去。”她往自己的头上比划一个头盔,还装作自己握着一把剑。

“所以为什么要去图书馆?”Dipper问,“我以为是去咖啡馆这种地方呢,上次你就是给Peter安排在咖啡馆的。”
“咖啡馆的前提是,”Mabel仔细挑选着奶茶的口味,“玫瑰奶盖谢谢。”
她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奶盖,把它递给Dipper:“咖啡馆的前提是,你得能聊上一下午或者一下午,你能吗?”
Dipper默默地把吸管装进塑料袋里。你瞧,他连给女朋友的奶茶都需要姐姐帮忙选,更别提和一个女生一起坐一个下午了。

图书馆快到了,Dipper之前因为Mabel的陪伴而稍微平静一些的心越来越快地砰砰跳起来。
“前面拐角就是了。”Mabel停了下来,“我得离开了,没有一个女孩子喜欢看到她的男孩子是别人陪着来约会的,哪怕那是他的姐姐。”
“Mabel……”
“所以你现在要戴上这个隐形耳机,按照我的指令……”
“Mabel!!!”
“Just kidding,bro”Mabel笑得连肩膀都颤抖了,她猛地推了Dipper一把,“加油,Dipper!”
她看着Dipper走远的身影,回头掏出了手机,“Candy?嗯对我正在往你那里赶,你说你要在哪里约会来着?哦对,电影院。别穿那件粉红色的短裙,对对。那件米白色的针织衫其实不错,马上我去帮你挑发饰……不不不!不要那个蝴蝶结!”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BG线,可是我……写不顺手bg……所以,就暗自改成了“约会前的准备”【你滚】,然后就想到了Mabel红娘角色~
还有因为并没有约过会【我单身我自豪】,所以这里面所有的建议都是胡诌的……

离开重力泉也不结束的怪诞故事

summary:dipper和mabel回到加州,以为会是一尘不变的高中生活,但怪诞的故事怎么会结束呢?

Chapter 1(下)
dipper第一次翘课,回到班上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吵吵闹闹地往外走了,mabel还在桌肚里翻找她的一个发夹。
“Hey,bro,bro,你翘课了。”她看到dipper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就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natt。”
“哇!你终于决定谈恋爱了吗!是个男生?”
dipper揉了揉脑袋:“mabel,你要是把自己yy男生和男生的这点功夫放在数学上,我相信……”
“得得得。”mabel不耐烦的拜拜手,“事实上,如果您能把一半的智商分给我,我数学也能很好。”
“……”
“对了dipper,Wendy来了!”
“什么?”dipper很开心,因为这个暑假父母不再允许他们回重力泉,大概是因为dipper回来给他们讲的故事让他们以为那个牛鬼蛇神的叔公给他们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这个消息让两个人郁郁寡欢了一个月。现在要是能看到Wendy,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是的!”mabel甚至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她约我们今晚一起吃饭。”
“那还等什么。”dipper抓起自己和mabel的书包,“嘿,别管你的发夹了,不缺。”

“你们也知道,我们结业考试考得比较早。”Wendy往嘴里塞了一个披萨,“而我不打算继续上大学,那种地方不适合我。而我的爸爸让我和他一起当伐木工。”
“那么你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是的,dude。所以我来加州,准备做咖啡师。”
“天哪,那你一定是史上最帅气的咖啡师。”mabel瞪大了眼睛。
“谢了伙计。”Wendy笑道,“当然,我需要你们两帮个忙。”

“天哪,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和Wendy合租了!”mabel兴奋地拍了拍dipper,挤眉弄眼地表情让dipper一阵恶寒。
“……别把这种讨论八卦的眼神带到家里!”
“哦对,我忘了。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谁有男朋友了?”Wendy抱着一大箱杂物走出房间,“dipper?”
“不是啦。”dipper连忙摆手,“只是一个朋友而已。”
“哦~”Wendy笑着看向mabel,“这是第一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ou know what?我现在就把他喊来证实给你们看!”
dipper啪地摔上门,把两个女孩的笑声挡在了门里面。
“愚蠢的girl stuff……”

看到dipper走了出去,两个女孩的笑声才叫渐渐止住了,屋子里很快安静了下来。mabel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安静:“wen……”
“mabel。你和dipper是不是有点事?”
“什么?”
“come on,你以为可以瞒过我吗?”Wendy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我知道的,高中的生活很不美好的。”
“不不不,高中生活很棒的!我有一群好朋友和一个年纪第一的弟弟,这让我走到哪里都……”
在Wendy温柔地目光的注视下,mabel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好吧,Wendy……总有些不对劲你知道吗?dipper和我都以我们在重力泉的经历为豪,这永远都不会改变的。”mabel摆弄着自己的衣角,“但是大家都把这个当做笑话,dipper可以竖起一面墙和大家对着干,但我不可以,Wendy,你知道我根本做不到。”
Wendy把mabel搂在怀里。
“dipper总是说,不在乎他,不在乎我们的暑假。其实我也很难过啊。他有他的好成绩安慰他,而我,只有一群等着我去安慰、只把我的故事当成笑话的好友!……天哪我真是太刻薄了……”
“你要知道,mabel,高中生活很复杂,这可以说是人生所能经历的最黑暗的时刻了。那些不能称之为朋友的朋友,那些只想着给你灌作业的老师,那些小不懂事的天天拉帮结派去打架、贩毒……”Wendy摇了摇头,“但这些,在你熬过这四年之后都和你分道扬镳,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但是,mabel,你和dipper不会分道扬镳的。你知道吗?”

门铃响了。
“来见见我的新朋友,natt。”
“额……dipper……”mabel的嘴角有些抽动,“我知道开学以来我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你也不能这样。”
“怎么样?”
“幻想一个朋友!dipper!”mabel叫道,“你旁边一个人都没有!”
“嘿,mabel,不知道这哪里又惹到你了,你要那么多朋友,至于嫉妒吗?”
“她不是嫉妒,dipper。”Wendy皱了皱眉,“你身边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dipper连忙看向身旁,natt同样慌张的表情让他松了口气,“说话告诉她们你在这啊,natt。”
“嘿,dude。”Wendy慢慢靠近dipper,“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姐讲,可以和mabel讲,幻想一个人?这真不像你会做的事啊。”
“我很确信他就在我的身边!”dipper有些恼怒,“他和我一样,不知道你们两有什么毛病了!”
“蛤?那我很肯定你遇见鬼了,dipper”
“mabel!”
mabel摇了摇头,目光瞥到了箱子里的日记。
她走过去。日记上面没有落灰,因为它被压在了层层的书本下面,连落灰的机会都没有。
她拽出日记,上面金色的锡箔纸还在反光。
“那我们来看看。”mabel一边赌气地说道,一边翻开日记本,“看来是没有啊dipper,现在你有了一个新外号……wait,wait,what!?”
Wendy连忙凑上去:“只有当事人能看到,常常以知心朋友的面目出现……”
dipper睁大了眼睛,再次望向身旁的natt,而他再也不是那个带着友善笑容的好哥们了,而是微笑着看着dipper,手抚上dipper的前额。
“他们靠吸食别人的记忆为生……”mabel歪了歪头,“这是不是代表dipper会变傻然后再也考不了年纪第一了?”
“mabel!!”dipper一步一步向后退。
“Just kidding bro.”mabel笑了笑,目光直接转向了weakness,“烧了不属于被害者的东西……”
“嘿dipper!你身上有什么东西不属于你吗?”Wendy朝dipper喊道。
“额……额……”dipper四处寻找着,在口袋里摸到一个小玩意儿,“mabel的发夹!”
Wendy接过发夹,把它扔到壁炉里,natt开始裂开。
“看来我交了一个糟透了的朋友……”dipper垂头丧气地说道,“我真是糟透了。”
“……不只是你的错dipper。”mabel蹲下来拍拍他,“我也有错。”
“造梦者只把目标锁定在有分歧的情侣或兄弟姐妹中。”Wendy念出日记上关于这个怪物的介绍,“他们偷窃其中一人的物件并放在另一个人身上,从而获得两人的记忆并制造幻觉。”
“mabel……”
“dipper……我很抱歉这个学期忽视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我也很抱歉,mabel,我没有真正站在你的角度考虑过。”
“那么……awkward sibling hug?”mabel伸出了手。
“mabel……我们已经13岁了……”Wendy推了一把dipper,他和mabel撞了个满怀。
“好吧,awkward sibling hug。”
“Pat Pat。”

“所以,谁想来一场深夜派对!”Wendy笑着拍了拍他们两个。
“count me!”“count me!”

——————
感觉自己这种写法简直了……全是对话……自己看的都累qwq

离开重力泉也不结束的怪诞故事

summary:dipper和mabel回到加州,以为会是一尘不变的高中生活,但是怪诞的故事怎么会结束呢?

Chapter 1(上)
我叫dipper,坐在我旁边咬着笔头的是我的姐姐mabel。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数学考试。
“dipper我觉得我遇见鬼了。”mabel小声地向身旁的dipper嘀咕着。
“为什么这么说?”dipper正在草稿纸上演算最后一道题。
“我不知道dipper。”mabel压低了嗓音,“我一道题都做不出来,你说说dipper,我怎么可能一道都做不出来呢?一定是有什么鬼魂或是精灵什么的钻进我的脑子了。”
姐姐在旁边碎碎念,而弟弟早已在试卷上流利地写下了题目的答案,松了口气,铃声正好响起。
“或许你昨天晚上不去参加那个愚蠢的大巴派对会让你的试卷看上去不那么尴尬。”
“嘿dipper。”mabel皱起了眉,“你不能否认那是入学以来最棒的大巴派对了,那些英俊的男孩子……而且,你不也去了吗?”
“前提是你平常在学习。”dipper同情地看着mabel空白的试卷被收走,“而不是和Wendy天天在手机上聊天。你这样会害了你们两个。”
“作为一个弟弟你应该好好反思一下。”dipper那种“害了你们两个的言论”明显让mabel有些生气,“为什么我要把事情和Wendy讲,而你是我的弟弟。”
“我怎么知道,你们那些girl stuff”dipper翻了个白眼,背上书包,“我要去趟读书馆。”
mabel看着dipper背影,肩膀被拍了拍:“mabel,等会没课,咱们去吃午饭吧!”
“好。”mabel只是瞥了一眼dipper,“好,没问题。”
 
图书馆人不多,dipper选了一个离超自然区最近的座位,这可以说是学校图书馆尘封的角落。
“嘿,看,怪胎又在研究他的那些变态的超自然玩意了。”一群男孩嬉笑这从dipper桌前走过,“哦哦哦一个黄色的三角形企图统治银河系哈哈哈。”
dipper没有抬头看他们。
但不代表他不难过。
当他满心欢喜地将自己暑假的经历和同学吹嘘时,得到的大多是友善的微笑或者是像刚刚那样的嘲讽。甚至连他的作文老师都笑着说,dipper会成为一个棒呆的小说家。
“嘿,不要理他们,叫别人freak的人自己才是freak。”一个舒服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我可以坐在这边吗。”
dipper点了点头。
男生拉开椅子坐在他旁边:“我叫natt,那群男生是出了名的刻薄。”natt摇摇头,“现在女生都不会嚼舌根了,男生却变得这么小家子气。”
“Dipper。”Dipper报出自己的名字,“我没事,习惯了。我只是不能理解,这些人看不起我还专门跑来嘲讽我,有病吗?”
“嘿,dude,太刻薄了。”natt假装摇了摇头,笑了出来,“无意冒犯,不过,真的有重力泉这个小镇吗?”
“嘿。”dipper推搡了一下natt,笑道,“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我能保证我不是仅仅做了一个梦好吗?”

中午的阳光晴朗的不像话,在加州生活了这么多年,却是那么迷恋重力泉的生活。
dipper已经学会不再吹嘘自己在重力泉的所见所闻,mystery,true friends,这是他在13岁生日时已经许下的而且已经完成的愿望,所以在他吹灭蜡烛的那瞬间,它们就离他远去了。加州的生活平淡无奇,但安全温馨,自己的成绩令人羡慕,而且据mabel说,刚开学有几个女生和男生在私下打听他,他几乎拥有了一个人所能有的最棒的高中生活了,他不知道自己还在抱怨什么。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重力泉的那些事情越来越模糊,他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以前他和mabel还会时不时谈起重力泉,bill,shack……
但现在也不谈了。

dipper看了看表,已经12:30了,于是他抬头问natt:“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natt有些惊讶,但很快答应了:“好,我知道有个好地方,烤肉。只是有点远。”
“可是……我下午还有课。”
“那就翘掉呗。”natt眨了眨眼,“兄弟,你成绩这么好,而且,咱们学校有15%的缺勤率呢。让我们在期末之前把它玩脱吧!”
natt脸上那副傻里傻气的表情把dipper逗笑了:“好,玩脱它!”
natt把胳膊搭在dipper的肩膀上,推推搡搡地出了图书馆。

mabel可以说是一年级最有影响力的女生,她的热情和娴熟的社交技术给她带来了一批女性朋友。
所以,一次数学考试零分也不能说明什么,不是吗?
mabel和她的朋友们在咖啡店里说说笑笑,她们从昨晚的大巴派对聊到三年级哪个男生又睡了哪个女生又聊到二年级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真的是个gay。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但毫无恶意的八卦让大家哭笑不得,再加上马上就要放暑假啦,没有一个人上前打扰她们。
“嘿,你们不能小声一点吗?”一只手搭上mabel的肩膀,“mabel。”
“Wendy!你怎么来加州了?”mabel回头抱住Wendy,“大伙们,这个就是我和你们说的,重力泉那个超级帅的女孩子。”
“Hey,guys。”Wendy向她们挑了挑眉,又对mabel说道“我来这打工,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叫上dipper。”
“嘿,Wendy……”一个女生叫住她,“真的有个黄色的三角形叫bill吗?”
大家哄得笑了起来,mabel也在笑。
“有啊!”Wendy瞥了一眼mabel,“但是各位,never mind all that。”她打了一个响指,又拍了拍mabel,继续回去工作了。
“老天爷,她真的帅疯了。”
“她要是在我们学校一定是最酷的女生。”
“操,她把我掰弯了。”
mabel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笑得喘不过气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