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绿茶先生

Some kind of magic that lies underneath

《葡萄牙的高山》读后感
背叛了上帝的人,他们开始倒着走路。
“人生最大的苦难,来源于无法理解命运的无常。”
第一个故事:
托马斯以为自己走在追寻上帝的路上,其实他是在通往信仰毁灭的路上行驶。
托马斯,他是第一个开始倒着走路的人。命运夺走了他的爱人、孩子和父亲,于是他倒着走路,诉说着自己的抗议。
“人在路上走,总要迎着风雨烈日,防备扑面而来的飞虫,忍受陌生人的阴郁的眼神,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既然如此,为何不转过身,用后脑勺和后背去抵挡呢?它们是我们的保护层,我们的铠甲。它们的作用就是抵御命运的无常。”
而他开车前往葡萄牙的高山,也正是一次倒着行走的旅程。
没有区别,他都是在逃避。
“有时他觉得,乌利塞斯神父在圣美多经历的每一种苦难,在他的博物馆生涯里都能找到。”
他憎恨自己的生活,所以他逃了。他认为自己在路上忍受的一切痛苦都比不上神父所打造的神迹。
而他在路上,找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为什么会在经历痛苦和快乐的时刻发出动物般的叫声?他不知道,但他发出了动物般的叫声,露出了动物般的表情。”
他甚至撞死了一个孩子。他看着那个孩子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那个孩子被他的父亲抱走。
这个时候他知道了,如果说他曾经还以为自己是上帝的子民,那么现在,他已经彻底被上帝抛弃。
于是他看到那个雕塑,他的思绪终于和乌利塞斯神父重合了。
“你们所谓的上帝之子并不是神——他只是十字架上的猿猴!”
他开始憎恶上帝,他说,“看吧,你带走了我的儿子,现在我要带走你的儿子。”
他最后哭泣,为了所有的一切。他本可以选择当一个正常人,在博物馆的职位上消磨一生。但他却开车上了路,除了抛弃上帝,什么也没得到。
因为这一切,都太难了。
“信仰上帝就是敞开心胸,就是不受拘束,就是深深地信任,就是爱的自由行动——但有时候要去爱太难了。”(此句来自《少年Pi的奇幻漂流》)

第二个故事:
我并不是很喜欢第二个故事,但是前面圣经和阿加莎的小说那一段却让我眼前一亮。
“我们的眼光对于远方的恶魔很敏锐,但是距离越近,道德的近视就越严重。边界变得模糊,焦点难以辨认。”
“一位慈祥的神为何会被意外处死,然后又复活?唯一的答案是:耶稣复活来洗刷我们的罪过。”
“看样子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拿撒勒人耶稣的死,罪在民众。民众的定义,不就是无名氏吗?无名氏就是你,就是我……正因为我们厌恶罪过,所以我们记不住福音书里是谁害死了受害者。”
最后,我想做一个猜测:医生的妻子是医生杀的,女人的丈夫是女人杀的。

第三个故事:
这是我最喜欢的故事,我只是感觉这篇没有前两篇遥远的年代感和压抑的气氛。人和猩猩的故事,很温馨,有一种看少年Pi的感觉。
而且我认为,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彼得,是唯一一个认清命运,也是一个逃离苦难的人。
“彼得学会一项技能:无为。他学会了如何从时间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凝视时间本身。”
在我看来,他已经在平视上帝了。
而他最终是找到了犀牛,那个美丽的生物。
苦难用来缅怀,而不是沉溺,最后,我们都要move on。

“我们是直立行走的猿猴,而非堕落凡尘的天使。”我们找不到上帝,这是最深重的苦难,我们没办法move on。那就live with it,然后热爱上帝。

从《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这本书中,作者都透露了一个观点,人们总是把宗教看的比上帝重要,这是不对的。
“在教堂里,唯有圣歌飞扬,其他华丽之物都只是假借信仰之名,展示人类的傲慢。”

少年Pi中,Pi被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三个宗教的教会负责人逼问到底要属于哪一个教派,他哭着说:
“我只是想热爱上帝。”
宗教只是形式,内心才是寻找上帝最好的地方。

评论

热度(5)

  1. 朋朋。煎绿茶先生 转载了此图片